杜骏飞:三严三松

在九八届本科生返校聚会上的致辞——杜骏飞


欢迎同学们回家!有的同学还把孩子带来了,很好啊。今天我也把老父亲带来了,他八十多了,现在也喜欢看我每天在做什么。


各位看我们的学院,变化应该是很大了,但同学们倒是变化不大。老师所能记住的你们,还是当年课堂上的样子。


看见你们的今天,和当年略有区别,不过,各位再次离开以后,我所能记住的,还会是你们当初的样子。


刚才听了所有人的发言,觉得气氛有些低沉啊。有失落,有感伤,也有怀念和珍惜,这当然都是美好的感情,不过,见面了,还是要开心。


像这样的重逢,要把它看作最后一次见面,所以要珍惜;也要把它看作第一次见面,所以要欢喜;还要把它看作每天的见面,所以要安心。


你们知道,知己之间,即使不那么多见面,心里还是有对方的。这种朴素、持久的感情,永远让人珍惜,让人欢喜,也让人安心。


我想起你们当初上学时,条件是比较差,说起来,真的是委屈你们了。教室不好,设备不足,师资、课程也不让人满意。


但你们还是成长起来了,这就像穷人家的孩子,成长得有志气,有能力,有感情。


我也想起我和刘老师、蒋老师这一代人上学时的样子,那会儿条件更艰苦,但我们也过来了。


大学啊,在本质上与物质条件的关系,并不那么大。刚才沈毅兵同学说我当年讲过:“在一所好的大学里,即使你不上课,也会被“熏”出来。”今天,我还是有这个说法。


这个“熏”字,就是大学的精神吧。像我们南大这样的学校,可以没钱没权,可以没排名,就是不能没有大学精神。大学精神在,就一切都在,一切都会有,大学精神不在,就什么都没有了。


回想起当年教你们的时候,我还年轻。刚才几位同学说到,当时人生中的许多苦恼,就业啊,生活啊,选择困难症,职业发展计划,各种纠结和茫然,我今天一眼看过去,答案都那么简单。


但在当年,我也不算很懂,重视也不够。


从做教师的水平看,当年的我,比今天的我,降了整整一个维度。所以我刚才,一边听同学们谈心,一边情不自禁地想,如果是今天的我,能回到当年的你们中间,和你们交谈,那该多好。


但那已经不可能了,这是永恒的遗憾。


王洁同学刚才说,那年我给了她九十分,给了她内心里很大鼓舞,很好。不过,我记得给同学们的分数都很高的。我去年办了一个从教三十周年的聚会,回忆了一下,三十年来,我给同学们的成绩极少在八十分以下。


但其实我对大家也是严格的,有时很严厉,我记得教你们那会儿,正是我最自信的年龄,是不是也很严?(黄俊同学插话:是的,时常让我们上台做无准备演讲,很紧张的!)


我教书啊,有几个原则,三严三松,是我很坚持的几句话:


一是平时严、考核松,平常,多要求、多批评,打分、下结论时,要宽松。


二是对事严、对人松,这也是社会法则,大家总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但个人生活啊,性格爱好啊,最好不做太多要求。


三是大处严、小节松,人生大处不多,大节也不多,能抓住它们,也就是了,小节之类,还是不拘为好。


大家今天回来,听了介绍,自己可能也都看到了,学院的现状很好,可以说非常好,而前景更好。


不过,还是需要你们关心学院,特别是要关心正在读书的学弟学妹们,包括给他们一些人生经验,帮他们找实习找工作,等等。


这些年,我自己一直比较辛苦。如今,我对人生有了一些新领悟,以后详谈。我的生活也即将进入新阶段,未来会有更多闲暇能和大家喝茶了。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来源:杜课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