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支教——我从那片星空下走过 


“平淡的人生好像欠缺了一点什么,我承认这种生活的社会价值,我也看到了它井然有序的幸福,但是我的血液里却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渴望一种更狂放不羁的旅途,这种安详宁静的快乐好像有一种让我惊惧不安的东西。” 

  

毛姆在《月亮与六便士》里如是写道。  

  

为什么要参加彩云协会?为什么要进大山支教?  

  

这个问题在面试时被口耳相传间提起,每个人都给出了属于他们自己的、不同的答案。  

  

但相同的一点是,每个人眼底都燃着赤忱的火,亮如尖山山顶的群星,它指引着你从那个被雾霾笼罩的城市热切奔逃,来到了这里。  

  

——“狂放不羁的旅途”,开始了。 



一、那些发生在南大的事  


“最初的彩云协会是由云南省镇雄县的几个大学生联合朋友一起成立的,初心就是为了回报培养自己的家乡。”今年暑期支教队的队长张昕,向我们介绍了南大彩云协会的起源。自此,尖山山顶小学成为了南大彩云协会一直以来的“据点”,从2012年开始,来自南大的风已经向尖山吹了六年。  


六年,是从第一个夏天,一个孩子话都不好意思说,只会害羞地微笑,到第六个夏天,他已经可以牵着弟弟,翻过山头来上课的距离;六年,也记录了南大彩云人,从初去尖山、一无所知,到定点调研,成为老乡们信任的对象的过程。  

  

而这也是彩云协会相比于其他支教社团的优势所在——他们陪伴了尖山人更长的时间,对被支教地的现状、他们缺乏什么、渴望志愿者带来什么,有更深切的了解;同时,经过了六年的发展,一切都形成了规模,相比于其他支教社团,他们更加专业与严谨。 


今年,南大彩云协会从这学期开学之初,就开始筹备七月的支教事宜。2018311日,彩云协会的官方公众号“彩云支教”,推出了第一条支教的对外宣传和成员招募推送。  

  

“志愿者要具备站上讲台的能力和勇气,能吃苦有耐心,对乡村教育有自己的认识,对我们协会的理念要有认同感。同时,我们也要求志愿者能够做到出身当下、同理心倾听,对孩子进行欣赏式的提问。这其中,同理心和陪伴是很重要的一点,决定了孩子和当地的居民能不能接受你,我们不容许不够诚恳或是自觉高人一等的志愿者前去支教,这是对这两个字的不尊重与亵渎”,彩云的标准,年年如此,始终如一,而要选出这样的志愿者,势必要经过严格的面试与考验——经过一轮报名表筛选、一轮群面、一轮单面、一轮试讲,直到512日,尖山支教队才正式成立。  


而队员的确立,只是为支教所作准备的第一步。接下来,在为期短短的一个多月的团队建设中,整个团队三方面的工作一同开展,首先是每个队员的课程培训及自身的课程设计,接着是每个队员的团队分工培训以及完成各自的分工任务,最后是整个团队的团队意识、团队合作培训,借助于多年的组织经验,一切都安排得井然有序,整个支教团队的工作高效地运转着。  

  


二、那些发生在尖山的事  

  

志愿者们能带给尖山什么?一年一去,一去二十天,真的能给孩子们带来影响吗?他们教什么?教的东西有用吗?  


这些问题常常被人问起,带着好奇的目光和刻板的印象。  

  

南大彩云人始终强调,他们与普通短期支教、与当地老师教学课程的不同——他们属于“夏令营”模式,更加贴合实际,在课程设置上也更加生动活泼。他们向我们展示了去年,尖山夏令营的课程表。 


可以看出,这份课程表的内容,不仅包括了文化课、书法课、科学课等家长希望支教者们传授的内容,还有诸如食品公共安全、性教育、消防演练等与孩子们的身心安全息息相关的课程。而这也是彩云人在经过调研之后,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所作出的在课程方面的调整与应对。不仅有日常课程,在支教中期,他们还举办了趣味运动会,支教接近尾声时,则组织孩子们排练节目,给这个夏天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每天上课结束后,志愿者们都会轮班护送孩子们回家,每个孩子的家,他们都一一走访过。不仅是为了护送,保证孩子的安全,还是为了了解每个孩子的家庭状况——既有利于对孩子们的教育进行对症下药,还能对当地的经济、思想状况进行一个大致的把握,获得信息、传达信息、探索能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好的方法……彩云人的工作在课上,也在课后。 


“我没有觉得在尖山的十多天就是‘革命’,可是它在我的心目中确实成为了一个独立空间,……,我与它的距离还不够,所以我说不出它对我的意义,不过它总让我觉得故事在我身上发生了。” 

  

这是去年去云南省镇雄县尖山县尾坝村山顶小学的支教老师隋悦成,写在他的支教日记里的一段话。  

  

在山里,没有空调,可能断水断电,要买东西只能等赶集…… 

  

苦吗?  

苦。  

  

后悔吗?  

不后悔。  

  

浅浅老师在她的日记里这样写:  

  

“雪艳是我的学生,马上就要上二年级了却不会写自己的名字,常因为自己反应和接收能力不如别的同学而被嘲笑。从外表看,她与这里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瘦瘦小小 ,有一点点脏。不同的是,她总爱对我咧着嘴笑,我敢说她的笑是我见过最动人最清澈的笑。” 

  

一段故事的发生,不一定需要复杂的情节、纠葛的关系,可能只需要一个动人又清澈的微笑。它像打进湖泊的一颗石子,涟漪泛起,心弦乍动,一个笑联系了两个地方,两种人生,在未来的许多时光里。 

 

“社会上很多人在批评短期支教,我个人也不支持短期支教,但我支持的是每年都去的短期支教。今年是南大彩云在山顶小学支教的第六年,当初第一批志愿者带过的一年级学生如今已经是六年级的大孩子了,我们陪伴了他六年,影响了他六年,每一年的志愿者就像是一环,我们一环套着一环,一直在路上,从未放弃。而且,我们同孩子的联络绝不仅是支教的短短二十天,支教结束后,每个志愿者都会和当地孩子建立联系,或者是电话沟通或者是书信往来,我们一直在关注着他们的成长。”张昕在采访的尾声,在回应关于短期支教的质疑时,回复给我们这样一段话。 

  

交流、陪伴、帮助、朋友、教育…… 

  

一次二十天的短期支教,或许不能带去恒久流传的影响;但是如果一次成了两次、两次成了三次……庄稼黄了又绿,树苗慢慢拔高,小小的孩子的手开始拉起更小的弟弟妹妹,志愿者与孩子们共同见证彼此的成长。 

  

而唯有尖山顶上的那片星空,是不变的。  

  

它照耀着所有奔赴大山的理想主义者,和让这片土地更美好的梦。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