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南大故事 | 王璐:“平淡之中不乏快乐,努力拼搏不会白费”  


又是一年毕业季,新一届的毕业生们离开南大的怀抱,拥抱更大的世界。大学四年的时光看似漫长,却在繁忙的学习和丰富的活动中仿佛一闪而逝。在南大的校园里,每一天都充满阳光、汗水和梦想。请大家跟随小蓝鲸,一起看看学长学姐们精彩的南大故事吧!今天“我的南大故事”来自外国语学院2014级,毕业于江苏省盐城中学的王璐同学。  

  

与文科结缘  

  

我常觉得命运神奇,因为不知不觉间竟走上一条自己从未设想过的道路。从小学起我的语文便不算很好,写作方面尤其薄弱。高二文理分科综合考虑后选了文科,两年里“被迫”读些必考名著,加上语文课的熏陶,逐渐觉得文学很有意思。高考填志愿,因为一直喜爱英语选择了南大英文系,本以为会走上想象中的外交、翻译或国际商务之路,却没想到大学期间最热爱的还是文学、哲学类课程。 

  

我不是个思维活跃的人,却依然享受从新的角度看世界的小小惊喜,享受阅读文本时慢慢体会字里行间深意的单纯快乐,也享受一点点学着提高写作能力、更加准确地表情达意的成就感。大概英文阅读写作的训练使我更加注重逻辑性,也给了我重新审视中国传统文化的钥匙。比如,我意外发现小时候和尚念经般背诵过的论语孟子,翻译成英文似乎更容易理解;但在思考如何翻译“仁”、“义”这些概念的时候也深深感受到汉语的博大精深,很难用几个单词传达出全部意思。 

  

也谈嚼菜根  

  

说到翻译,大三下学期选了蔡新乐老师的高级汉英翻译课,老师满头银发,每次从河南乘高铁赶来上课,周一下午四节课连上,两周一次。每次听完课感受就是,理想中的做学问就是像蔡先生这样了吧,那么细致严谨又饱含热情,仿佛穿越回民国时期。学期末写这门课的课程论文,我决定探讨“嚼得菜根,做得大事”的英译。研究了一些文献发现,菜根很可能是指萝卜干而非白菜的根部。想来很是有趣,萝卜干有嚼劲,咸脆可口自有一番味道。如果真的是嚼得萝卜干,也算是对学术生活的最佳注解了,看似寂寞枯燥,却并不是苦的,喜爱的人自然能品得个中乐趣。 

  


看剧的晚上  

  

大学四年间我在课上课后看了不少戏剧作品。开始只是出于好奇,想找个新的方式学英文。看得多了,渐渐喜欢上这种走进黑暗中看看别人的故事,顺便拷问下自己内心的感觉。有一次自己一个人坐地铁跑去保利看林奕华的《红楼梦》,看完11点多地铁已经停运了,打车打不到,骑了辆共享单车找附近的宾馆,却发现处处修路根本走不通。我之前完全没想到会这么晚,也不敢打电话给家人亲戚,最后还是室友发微信找我,让我发定位过去,然后帮我打电话订了离我最近的一家宾馆。这件事让我觉得,不必过于担心前方的危险,危急时刻总有办法自救,也总有人关心着你。  

  

路在何方?脚下  

  

其实关于未来我也是很迷茫的,因为我一直是什么都喜欢,都想去尝试,有时却又因为遇到困难浅尝辄止。大二在英国交换期间我选了古英语入门课,回国后发现系里新来的Neidorf老师也是研究古英语文学的,还开设了几门选修课。怀着对学习新语言、了解古代人生活方式的热情,我最终选择了去英国约克大学继续学习中世纪语言文学。聊天时我对朋友说,我小时候从没想过会去读这个,她听了哈哈大笑,说那时候你都不知道有这个专业啊。  

  

诚然,这个选择感性多于理性,偶尔我也担心前面的困难会不会消磨了热情。可正如狐狸对小王子说,你在玫瑰上耗费的时间才使你的玫瑰变得如此重要。我愿意相信辅导员雅娇老师对我说的,只要静心读书学习,未来一年的读研时光,仍会像本科四年一样,平淡之中不乏快乐,努力拼搏不会白费。  

  

总结起来,这四年最为珍贵的莫过于读过的书、听过的课、看过的演出、遇见的人了,这些不会被写进简历,却深深塑造着我的性格。今日的我有了更多身份,是南大人,外院人,是中共党员,相信走出校门,我依然会坚持这些身份带给我的习惯,励学敦行、不忘初心。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