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十大杰出校友——杜厦

杜厦,1947年出生于北京,1982年毕业于南京大学经济系,天津家世界集团创始人、董事长。主要经营超市,家居连锁店。他曾率先引进国外大型仓储式超市的经营理念,创办国内首家大型仓储式建材超市,后来发展为“家世界连锁超市”、“家世界集团”。销售额到2006年达到85.45亿元,缴纳税金2亿元。2000年,家世界集团在中国零售业百强企业中排名第十,并从2002年起连续3年位列中国五百强企业。杜厦本人曾位列“福布斯2004中国富豪榜”第8名。2007年杜厦先生专门捐资3000万元人民币帮助母校建设仙林国际化新校区图书馆,南京大学将此图书馆命名为“杜厦图书馆”。 

三年摸索 

作为中国家居建材连锁零售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杜厦还在多种业态上进行了多方探索。

1997年,家世界学习宜家(IKEA),在天津和西安开设了两家家具连锁店,称为“家园”。“家园”起初利润不错,西安店除了每年为家世界带来600万~700万元的租金外,每年还能产生300多万元盈利。但受制于国内分散的生产商和混乱的市场秩序,“家园”难以对设计和生产两大环节有效控制,无力打造一条和宜家一样强大的“供应链”。2001年,杜厦决定关掉“家园”,从该业态中退出。

同年,因为杜厦认为初建的家居展示厅没有实际意义,于是重新利用,又进入日用品零售业,成立了“家乐”综合连锁超市。在家乐和家园的基础上,杜厦希望形成一个完整的购物广场,“家居+家乐+家园=家居乐园”,消费者在这个购物中心能够买到居家过日子所需的各种东西。由此,构建杜厦梦中的一个真实“家世界”。

1997年底,家乐的营业面积为5000平方米,卖场有4000多平方米,日营业额达到335万元,超过国际超市的平均水平两倍。

1999年,杜厦为了留住相对成熟的管理人才和优秀员工,决定对家世界公司股份化。杜厦拿出了30%的股份给最主要的管理层干部,以及在这个公司工作超过八年的所有职工。公司的股东人数一下子达到300多人。这个事实成为杜厦日后宣称自己公司治理制度的题材之一。7月6日,家世界连锁商业集团有限公司成立,家世界集团进入大众视线。

广泛逐利 

 杜厦 在零售主业之外,杜厦一直认为自己有多元化的天赋,对盈利的事业孜孜不倦,家世界很快成为一个集团式企业。1998年,爱好高尔夫的杜厦在一片反对声中投资建造了36洞的天津杨柳青高尔夫球场。球场,也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几个赢利的球场。

杜厦还做过餐饮业,投资了以海鲜餐饮为主的“家和”,为国内餐饮业带来了以海鲜自助为主的酒楼经营模式,并很快在全国建立了四家店。开业前几年,每个店每年都能为家世界集团贡献近千万元收入。然而,由于行业门槛低,后来仅天津市就出现了五六家类似的酒楼,而且2003年的一场SARS,让杜厦感到这一业态的脆弱。于是,“家和”也从家世界集团中消失了。

曾经身为教授的杜厦还进军教育产业。1994年,杜厦投资2亿元建立了天津市第一所寄宿制私立学校克瑞斯小学,校长是北美人,班主任全是外国人,主打西方教育和中国传统教育相互结合的教学模式,获得巨大成功。2004年,他又投资2亿元建设了滨海学校。那时在天津,家长们想方设法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克瑞斯小学,精英学子们向往的学校从历史辉煌的耀华中学变成了滨海学校。

然而,因为家世界连锁名声在外,杜厦这些旁门产业基本上淡出公众视线。在整个家世界集团中,以家居、家乐和家房为核心支柱的投资结构已然成型(其中家乐布局更大,更为重要),成为中国民营零售商成功模式的代名词之一。在家世界最为辉煌的2001年,家世界集团入选中国经济及贸易委员会评出的“2001年度零售连锁20强”,排名第七位。

审慎扩张 

2001年是家世界集团员工们心目中的黄金(194,-2.60,-1.32%,吧)时代,然而昙花一现地盛极而衰,家世界集团在这一年发生了经营战略的整体漂移。

2001年,杜厦终于决定回国直接参与家世界管理。此前,他一直过着半年国内半年国外的悠游生活,大部分时间是在国外考察项目。家世界超市连锁的具体管理事务被他下放给

下属,他只是遥控而已。其中,家乐总经理于鲲曾在天津市外经贸委及外事办公室任处长,从1992年的克瑞思时代开始,就是杜厦的左膀右臂。

据后来的报道分析,曾经在家得宝长期学习过的于鲲非常了解超市连锁业态的本质和运作规律,设计出一套商店、人员、运行各部门、商品结构、布局的规划体系。他主持的第一家家乐超市,试营业3个月销售额达到1亿元,而当时家居一年的销售额也不过如此。到2001年底,家乐总共开设了15家店,当年家乐的纯利润达到7800万元。

杜厦亲政之后,采取了在全国铺点扩张的战略。也是从这一年开始,伴随着家世界的全国扩张,他作为一个前经济学家和现成功商人开始登上各类媒体的舞台。而杜厦作为一个教师,很有做演员的潜质,在丰富经历和高智商共同衬托出的人格魅力的包装下,他瞬间成为媒体的宠儿。而且,他也在媒体面前刻意展示出一个成功的中国民营企业家所应该展示的形象。据称,杜厦录制电视节目,原本一集的播出计划被改成两集,原因是编导没法剪辑,也舍不得剪掉。

他刻意打造家世界的专业化背景和自己的专业化战略。他说:“我们已经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零售业上,其他的都关掉了,包括盈利十年的李宁皮具公司和文化公司。现在我们的公司越来越集中。不论是否盈利,只要影响我的主业、分散我的精力、分散我的资金。分散我的人才,我们就会毫不留情地把它砍掉。”

在记者对杜厦的采访中,对于那些把多元化道路走得呼呼生风的企业,杜厦将其称之为“无知者无畏”,是一群机会主义者,是一群经不起时间考验的人。

在中国零售业良莠不齐,求规模而不重质量的情况下,杜厦却表现出了一个尊重行业规律,追求长线发展的形象。在媒体眼中,杜厦和他的家世界比较另类,不像中国其他零售连锁巨头那样跑马圈地,不顾自己的资金和管理实力盲目扩张,因为杜厦本人就是一个非常理性的经济学家。

杜厦宣称自己的战略是集中而不是多元化,提出了“集束式策略”,坚持“让开大路,占领两厢”,“以华北和西北为主要阵地,避开一线城市,在天津、西安等北方二三线城市布点,并迅速在所进入的城市取得绝对优势,实现区域为王。”他甚至提出“坚持审慎的发展策略,2008年以前不过长江”。

他还表现出一种谦逊的姿态:“拼命开店背后需要有雄厚的财力支持,而我们绝不可能在这个市场一边赔钱一边玩下去,那对我们是一种危险的策略,我们还是小学生。”

2001年以后,进入WTO的中国商业界开始无比担忧民族品牌和产业被外来的狼们吃掉,尤其是在连锁零售业,家乐福早已进入,沃尔玛虎视眈眈,百安居自1999年进入中国以来发展极大。在这种态势下,杜厦言必称要与世界零售连锁巨头家乐福、沃尔玛一比高下,给大众的形象是一个“中国零售业的代表,对抗沃尔玛的斗士”。在天津友谊路家居店,后面的墙上画着“刀子插OBI,棒子打百安居”;在媒体采访中,杜厦曾自豪地放言:“我这一生最大的荣幸是,可以跟世界五百强第一的企业,做一辈子竞争。只要在有生之年这张牌桌上还剩下四个人,我还在桌上,还是其中的一个玩家,我就很满足。”

2004年,杜厦以5.3亿美元的身价荣登2004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八名,2005年以50亿元人民币的资产列富豪榜第14位。对此,他在多种场合宣称:“作为一个创造财富的企业家,我从来没有赚过一分肮脏钱。”

 杜厦 应该说,在2004年之前,杜厦的全国扩张还是有节制的,给供应商的账期相对正常,至少没有引发大的矛盾冲突。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以前的店大部分已经开张超过一年,进入盈利期和增长期,给扩张提供了现金流。据称在2002年左右,很多外资银行都在和家乐洽谈优惠贷款,投资银行希望包装家乐,在香港联交所上市,而杜厦认为家乐并不缺钱,也不想自己的权利被稀释,所以一律拒绝了。

2004年,家世界在商务部评出的“年度零售连锁30强”中排名第22位,销售额达到了近50亿元人民币。家世界也因此成为商务部重点扶持的20家大型流通企业之一,同时也是获得天津市政府重要扶持的惟一一家私营企业。这段时间,家世界店数规模和销售额年均增长率为60%,利润增长则高达94%。

中国零售业界曾经认为农村包围城市,获得区域优势才是对抗外资零售业的制胜法宝,物美就是这么做的。直到家世界卖掉之后,很多评论仍然认为这种策略是正确的,认为中国零售业从业者必须保持理性,不能产生扩张的贪婪欲望,盯上手中属于供应商的大笔现金,否则,普尔斯马特就是前车之鉴。

而盲目扩张超过资金和管理实力的错误早已是中国企业界的低级错误,基本上属于白手起家的农民企业家。但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中国企业家中智商一流的杜厦,居然也犯了这样的“错误”。

     

中期 

超速扩张 

从2004年开始,家世界走上一条不归路:杜厦利用手里能够利用的所有资源,在全国各省市疯狂开店。从2002年到2006年的五年中,家超又增加了53家店,包括开业的和尚未开业的,其中有一半是2004年以后开的。到2005年,家世界连锁店覆盖了8个省区的16个城市,其中不乏兰州、白银、吉林这样的内陆城市。2006年初,家世界又宣布要开24家新店,计划年底达到75家,甚至要进入人均消费能力并不太高的内蒙古等地。

在异地开店,不仅前期投入大,而且在没有相应配送体系的情况下,运营成本就更大。家世界惟一有效运营的一家区域配送中心是天津北辰区域配送中心,这也是2004年家世界在天津周边布局达到一定规模时才投入运营的。而如果在没有达到规模的时候做配送中心,只能是增加成本,有损运营效率。家世界现有门店除了在天津和西安的数量较多外,其他城市都只是1~3家店,远远无法在当地建立有效的配送体系。看到杜厦在各地只是开一两家店浅尝辄止,各界都大呼看不懂。

在员工和同行看来,一向理性的杜总似乎“失控”了。某零售企业董事长在家世界卖掉之后说:“我们都看不懂,他好像发了疯一样。”


2007年12月18日,作为南京大学校友的杜厦捐资3000万元兴建杜厦图书馆。这也是南京大学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校友捐赠。

校园演讲 

在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80周年庆典上,杜厦当众表示:“今年我把我的生意按三个部署卖掉,总的价钱是74个亿。”

在对学生的演讲中,他还坦率地谈到了对自己成功退出零售业的看法:“中国的建材超市模式是我引进的,中国零售业把我叫做行业之父,我的第一个大超市比沃尔玛在中国的大型超市只晚一个星期。但中国的发展速度太快了,我建第一个超市是1997年,大型超市在天津只有一个,今天天津已经有90个了。如果平均一个超市覆盖15万人口,90个超市就意味着覆盖好几个天津城。如果你不能果断的、睿智的从一个利润微薄甚至很难盈利的状态下撤出,你就不是一个聪敏的商人。所以我们在2000年开始拼命地扩大规模,把它做得非常大,到我今年年初把它卖出的时候,我们在全国17个城市一共有101个店,都是一万平方米。尽管那时候资金链发生严重危机,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用大量的社会资源把店建得最多,然后卖出最大的价钱。”

杜厦在演讲时引用了《蓝海战略》这本书,他声称中国的建材连锁超市业态已从“蓝海”变成“红海”了,所以抽身而退。

他还透露准备投资在天津建立一个农产品(16.68,0.88,5.57%,吧)大型批发中心。他说,农产品批发全部在个体户手里,老百姓的食品安全得不到保障,农民进城市的东西,农药残留比较厉害,在天津买到的猪肉不知哪头是不注水的。所以他决定掌握天津市的农产品批发市场,统一配送给天津市的2.2万家餐馆,1万家食堂,261个自由市场和将近3000家大小超市。

综合杜厦最近的言论,他似有得意:能够在蓝海变成红海之际全身而退,还给自己狠狠捞了一笔,无疑表现出自己宝刀未老,仍然是那么睿智而果断。

有理由相信家得宝在中国市场的战略影响了家世界的脚步。据熟悉杜厦的王月介绍,“杜厦一开始就是在做资本,做企业就是为了卖。”从1996开始,一个名叫詹姆斯·英格利斯的人一直是家世界与家得宝之间的联系纽带,詹姆斯·英格利斯是家得宝的创始人之一,曾力主家得宝进军中国,不幸的是,詹姆斯在家得宝的公司政治斗争中失势。据王月说如果没有这样的意外,“家世界家居早就卖了”。

深谋远虑 

有消息说,从家世界在美国“学艺”开始,家得宝就与家世界展开了若即若离的谈判,最接近的一次是在1996年6月,后因家得宝董事会计划进入南美市场而搁浅。2001年,家得宝通过收购进入墨西哥市场,同年,杜厦回到国内亲政,开始了向全国市场扩张的战略行动。

此后,家世界家居一直待价而沽,与百安居、乐华梅兰、家得宝等国际巨头接触频繁,其中与乐华梅兰的谈判一度非常深入,并接受了订金,后来却发生争执而进入了仲裁程序。

2002年,家得宝在中国设立了采购办事处并于2004年正式开展业务,寻找适合收购的对象。同年,家得宝的第三把手,60多岁的詹姆斯·英格利斯成为家世界董事。而2004年,市场传言家得宝将收购东方家园,甚至起草了收购协议,这也许是杜厦高速扩张的根源:为了比对手拥有更好的筹码。而所谓的上市,也许不过是烟幕弹而已。

如今,在建材零售业成为鸡肋产业,杜厦全身而退,自己拿走真金白银,难道这就是一个“失败的企业家”吗?也许我们在杜厦的误导下都相信了他的这个表象,然而,很多例子表明杜厦真的敢于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享受经商 

杜厦开的滨海学校,请的教师都是老外。开始那帮老外觉得杜厦是一个“土鳖”,因为杜厦都是用翻译跟他们说话。后来有次教师节杜夏请外教们吃饭,他举杯滔滔不绝说了好几分钟英文,让那些老外们倒抽一口冷气。可见,杜厦很乐于享受掌控局势,后发制人的乐趣,这是一个人自信的表现。

在2003中国财富品质论坛上,张维迎请杜厦给企业家应该具备的品质排一下顺序。杜厦说:“外国人把冒险排到第一位,中国人把冒险做到最后一位,所以美国人现在统治这个世界。竞争是最残酷的冒险,两个人的商品在市场竞争必定淘汰一个。所以冒险精神是企业家必须具备的,没有赌的天性,没有竞争的天性就不可能成为企业家。我觉得我身上有一种果决,果决,斩钉截铁,甚至有时候有一些不计后果的东西。”

他说:“我用这么短的时间创造这么多的财富,都是血泪和全部的人生换来的。所以我决定从2008年11月19日我60周岁那天退休。受苦30年,经商忙碌30年,我现在要享受30年。”

家世界的兴衰只属于家世界,并不属于杜厦。

     

硕士 

杜厦,1980年至1982年在南京大学攻读经济学硕士。

杜厦图书馆藏书量居全国高校图书馆前三甲,总投资约人民币2亿元左右,共有五层,总建筑面积近5万平方米,一楼大厅引进的“方正鼎新触摸屏数字报纸”在全国高校图书馆尚属首家。 南大仙林校区杜厦图书馆  

图书馆整体造型是一本打开的书,周围环绕着河流,寓意“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两湖一轴和两个公共开放空间架构起图书馆周围的景观系统。她将成为南大仙林国际化校区的标志性建筑。

杜厦校友除捐赠3000万元人民币助建仙林校区图书馆外,还捐资500万人民币在我校设立了“杜厦教育奖励基金”,为母校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欢迎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文章来自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