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十大杰出校友——程抱一

程抱一,原名程纪贤,江西南昌人,旅法华人学者、作家,法兰西学院首位华裔院士。
1971年程抱一加入法国国籍。2002年程抱一被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是第一位,也是迄今为止的唯一一位亚裔院士。2006年12月1日,同济大学授予程抱一名誉教授。2012年程抱一被推选为南京大学十大杰出校友之一。程抱一主要任教于巴黎东方语言学院(INALCO)中文系,也曾受邀在其他院校客座讲学(如巴黎三大、北京大学等)。



1947年,进入南京金陵大学,1948年随父赴法国定居,1969年在巴黎高等研究实验学院(EPHE PARIS)取得硕士学位。

1975年,在巴黎七大(PARIS DIDEROT)取得博士学位。

1971年,加入法国国籍。其法文名,先采用Cheng Chi-Hsien(程纪贤),后改用Francois Cheng (其中文笔名,开始采用“程抱一”。来源:老子《道德经》第十章“营魄抱一,能无离乎”。道家哲学、道家美学,贯穿了程抱一所有著作[1],成为程一生乐于向法国人传达的主要思想)。程抱一的成名作——硕士论文《张若虚诗之结构分析》是以Cheng Chi-Hsien署名出版。

从一无名小辈,到受到巴黎上层关注,程抱一(程纪贤)与EPHE执教名人们的对话,皆是从此论文开始。其后诸书,皆是此书之扩充。此书虽小,却更鲜明。其研究方法,获得了不小的轰动。以至于,程抱一后来的博士论文答辩,其出席者与影响,相对而言,反倒平凡得多,远没有其硕士论文牵动名人之多。程抱一硕士论文的答辩委员会成员是罗兰·巴尔特与谢和耐。

戴密微(谢和耐之师)与桀溺教授,对此论文成功亦有很大帮助。此书出版后,当时EPHE的博导之一,心理学家雅克·拉康展示出了巨大兴趣,马上开始了与程抱一的长期对话,直到拉康去世。当时,拉康正是在列维·斯特劳斯的引荐下,得以进入EPHE执教,与列维·斯特劳斯一样,拉康是关注青年学子程抱一的诸多老师辈人物之一。《张若虚诗之结构分析》一书封面与书内汉字书法,皆出自熊秉明之手书(HSIUNG PING-MING)[5],故成为极其珍贵而难得一见的熊秉明早年作品代表作。

程纪贤于1947年进入南京金陵大学(1952年并入南京大学)英文系学习,1948年随其父(时任南京国民政府驻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官员——著名教育家程其保)赴法国定居。程抱一到法12年后获得第一份正式工作(1960),到法20年后获得第一个公立名校文凭(1969, Diploma of EPHE, Grande Ecole Public)[5][10]。初到法国的头十二年生活清贫、无正式工作,但程抱一刻苦自学,在法语联盟协会(Association Alliance Francaise)学习法语,在巴黎圣热内维耶夫图书馆(Bibliotheque Sainte-Genevieve)通读法国文学经典,在巴黎各大学旁听。事实上,由于程抱一(程纪贤)并未在中国读完大学(仅念了半年,即随父抵法),故程抱一亦像诸多民国名人一样,并无大学本科之“科班”学历。如饶宗颐没有初中文凭,却被破格提拔为香港大学教授。其后,程在法国民间组织“法语联盟协会”学习语言(其文凭不被中法教育部承认)、在巴黎各大学旁听、在巴黎图书馆苦读自学的经历,约略似乎相当于程抱一靠刻苦自修而完成了其“大学本科”的学习过程。只不过,在异乡,这个孤独奋斗的历程过于悲凉,以致平常人常规的大学本科四年的时间,在程抱一身上被拖延成了十二年(1948-1960)。但正如其自述所说——“我胸中有一团火”,“机遇只属于有准备之人”,若没有这个自强不息的靠自学增强实力的过程,程抱一绝不可能有后来得到其“伯乐”戴密微教授破格录取的决定性机缘 。



1960年,因旁听讲座后作出深入提问,程抱一结识了著名汉学家戴密微教授(Paul Demieville)并得到其帮助,以“助手”的工作身份,进入戴密微执教处——法国结构主义、符号学派的大本营[11]、国立名校巴黎高等研究实验学院Ecole Pratique des Hautes Etudes (EPHE)。在法国,Great school(Grande Ecole)高于University,是一个常识。在Great school里工作,并同时学习、出成果、毕业,更不容易,故程抱一首先进行法译汉的翻译,给台湾投稿,以打好基本功。当时,EPHE第四系(4e section)教授布罗代尔(Fernand Braudel)刚转入第六系(6e section),并接替其导师吕西安·费弗尔(Lucien Febvre)成为第六系系主任。由于布罗代尔对中国文明的独特重视,随即在第六系创立中国研究中心[14]。该中心包含有一个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由李嘉乐Rygaloff Alexis创建)。




因戴密微教授的帮助,“来法十多年,我才有了第一份正式工作”,——“丝毫没有因为我当时口袋里没有文凭的问题而受到影响”。在EPHE做助手工作期间,程抱一开始了业余文学翻译(主要以法语诗歌汉译为主),并陆续将译稿寄给台湾、大陆的文学刊物,此即为今日可见的几种程译法国诗选之来源,其汉语译文颇具功力,有译笔传神之好评。

欢迎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文章来自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