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郑钢奖学金 | 高昕宇:理想主义与责任担当

在学生餐厅里,已是深夜。刚参加完郑钢见面会的高昕宇,随手将深色的背包放在座位一旁,微笑着和我打招呼。


“我特别珍惜我最忙的时候”

高昕宇大一的时候学分绩不算名列前茅,他参加了许多个社团,常常来回于各种活动之间。 

回顾这段经历的时候,他并不觉得自己白白浪费了大一的光阴。大一的时候,他有了更多的时间探索和尝试自己喜欢的东西,并不断进行取舍。在大二的时候,他确定了历史学的专业方向和口述历史的兴趣爱好,并决定留在学生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务工作。

大三的时候算是高昕宇最忙的一年。这一年专业课程繁忙,他也同时担任口述历史协会会长、校学生会副主席。

“我特别珍惜我最忙的这一年。”高昕宇觉得自己最忙的时候,反而是效率最高、时间安排最合理的时候,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每一分每一秒都格外珍贵。

大三这年他不仅学分绩达4.61/5.00(排名2/47),而且与团队主办了校园的国家公祭日纪念活动、2018年校庆文化夜等多项活动,并带领团队开展了多项口述历史工作。


“与成为‘学霸’还有很远很远的距离”

高昕宇并不同意在本科生阶段就将各种“光怪陆离”的标签来作为自我认知的一部分。他认为本科生阶段的各种所谓“荣誉”和“标签”更多体现出在这个阶段“尝试”的成功,要真正取得成绩还要在未来潜心努力和坚持。

“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因为自己从事的专业工作及其产生的社会效益而被‘贴上标签’。”

当被问及他认为自己是不是学霸的时候,他说“自己真的算不上”。在他看来,学霸不仅仅是要拿到较高的GPA,而是要成为科研和学术方面的“大神”,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有所建树,因此仅凭GPA他还不能算作“学霸”,但这是他所钦慕和正在努力的方向。


和历史不得不说的缘分

在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高昕宇出于兴趣、志业的考虑选择了南京大学历史学院。从小的家庭教育、耳濡目染,让他和历史结下了缘分。

“小时候我喜欢读各种科普、启蒙类型的历史书籍,最终我也选择了历史学作为我的方向。”

他对口述历史的研究充满了兴趣。作为南京大学口述历史协会会长,他曾带领团队参加第十五届挑战杯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国赛,并获得了国赛特等奖。

他所主持的挑战杯课题关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个体生命记忆,他带领团队在纪念馆和学院的指导下完成了对51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口述历史采集,并以其为基础撰写研究报告。

整个项目是个庞大的工程,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采集南京大屠杀“证言证词”工作的一部分,也是南大历史人长期从事的南京大屠杀调研的一部分,这项工作一直是南大人的责任。

在工作期间,他的团队也面临了不少困难,最重要的地方在于在采集证言证词的同时尽可能减少对老人们的影响,为此他们采取严格控制采访时间、及时中断采访、进行心理疏导等方式。他们将老人们1937-2017八十年的人生经历而非惨案期间的经历作为访谈重点,希望以他们为见证者展现中华民族由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程,而不是局限于“创伤记忆”,这也是他们与其他所有人的不同。

在老师们的指导和整个团队的努力下,该项目取得了很好的社会影响力,被中新网、人民日报海外版等百余家媒体报道,形成了46万余字的成书稿,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


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谈起未来规划,高昕宇说他会将精力集中到学习、学术上。大四的他已保研历史学,将继续在专业领域深造学习。

在他看来,身处百年南大,就读于历史学院,跟随诸多名师学习是莫大的荣幸。有了这样好的学习机会和条件应当珍惜和回报,因而不管是专业的选择还是职业规划,都应当更凸显南大人的“理想主义”和“家国情怀”。他说自己也算是大家所定义的那种充满“情怀”的文科生。

“希望自己在将来真正面临生活选择和考验的时候,能够认真思考、能为更多人做些什么。”

正如他之前从事的口述历史工作那样,他们目前正在开展多个项目,涉及法治、社会、经济等方面,这些都与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这一主题相关。他们觉得自己口述历史工作能够触碰到时代发展的轨迹,在保存人们记忆的同时展示历史的更多细节和张力,凸显现实关怀。

 “更准确点来说,我觉得我应该算是‘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来源:南大学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