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阿祥:闻“名”知中国

11月20日,在玄武24小时书房揭幕当天,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胡阿祥做了“闻‘名’知中国”的讲座。人有姓名,有字号,有称呼;国有国号,有名号,有称谓。胡阿祥认为,“名称学”是传统中国一门包罗万象的富有趣味的学问。从闻“名”这个独特的视角,我们可以看到传统文化高度凝聚的精华,以及中外交流的活跃。

古往今来,中国的名号有许许多多。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中国”。最早的、组字成文的“中国”两个字,出现在约3100年前一件名为“何尊”的青铜器上。

“何尊”是周成王时期一个名叫“何”的贵族所用的礼器,这件青铜器是周朝何姓贵族为了记载父辈们和新王周成王功绩而铸造的。尊内底部122字铭文中,出现了“宅兹中国”4个字,这也是“中国”一词最早的文字记载。“宅兹中国”的意思是“居住在世界中央的国家”,可见那个时候“中国”只是一个单纯的地理概念。后来,地理概念的“中”逐渐发展成为文化概念上的“中”,也就是中庸。

除此之外,中国的名号还有很多,华夏、中华、禹迹、九州、四海、海内、天下……为什么叫华夏?胡阿祥说,这里的“华”通“花”。花,是六朝后才出现的字,木本植物开花叫“华”,草本植物开花叫“花”,所以刘禹锡写“朱雀桥边野草花”,而张九龄的诗里则是“桂华秋皎洁”。但六朝之前,植物开花都叫“华”。所以,“华夏”其实就是像花一样灿烂的夏朝。

在人们的传统印象里,作为农业民族,中国人的地理视野比较狭窄。但是,胡阿祥认为,从中国的一个比较特别的名号“赤县神州”里就可以看出来,滨海人们的博大视野。

赤县神州的说法来源于战国末期齐国人邹衍。邹衍说:“所谓中国者,于天下乃八十一分居其一分耳。中国名曰赤县神州。赤县神州内自有九州,禹之序九州是也,不得为州数,中国外如赤县神州者九,乃所谓九州也。于是有裨海环之,人民禽兽莫能相通者,如一区中者,乃为州。如此者九,乃有大瀛海环其外,天地之际焉。”

赤县是南方的国土的意思,神州就是神奇的陆地。 “因为滨海一带特别是山东一带经常看到海市蜃楼,人们知道海外有文明,认为中国只是世界的一小部分,想象力太丰富了!”

中国在外语中怎么称呼?胡阿祥介绍的第二个“名”系列,就是“中国”的域外称谓。外国人为什么称中国China?坊间流传的说法是,因为瓷器叫china,所以生产瓷器的国家也被称为China。在胡阿祥看来,这种说法是颠倒了因果关系。“印度称中国发音为China是公元前五世纪文献中看到的,而中国成熟的瓷器公元三世纪才出现,差了八百年。”那么China究竟是什么意思呢?1655年,意大利传教士M.Martini发表China为秦国的“秦”的见解。至今300多年,学术界主流观点认为,China来源于古印度梵文Cina,cin是秦的读音,a是代表土地的后缀。“最早跟中国交往的文明古国就是印度,与印度打交道最早的是西边的秦国。”而“秦”的甲骨文很有意思,三人持禾,春秋循环。经过考证这是一种草,民间叫猫尾草,它是马的最好的饲料,而这种草在甘肃的天水生长得最好。甘肃天水这个地方是早期秦人的聚集地,秦人的祖先非子在这里放牧。周天子把非子喊来为周王室养马。非子的马养得非常好,周天子一高兴就赏了他一块土地,于是建立了一个国家。非子为纪念他立国的根本是这种牧草,所以把他的国家称为秦。

中国的另一个域外称呼叫Serice(赛里斯),这是公元前五世纪到公元六世纪,地中海世界对古代中国的称谓。这当然跟中国的丝绸有关。古希腊罗马人痴迷于丝绸,丝绸价比黄金,但他们又不知道丝绸是怎么生产出来的。于是,希腊、罗马等欧洲文明古国把丝绸的来源地称为Serice,也就是丝国。地理遥远,中间环节加价严重,丝绸贸易又极为艰难,他们一度误以为赛里斯人从树叶上采集下了纤细的羊毛。不过,当养蚕缫丝不再神秘以后,使用大约千年的Serice也逐渐停用了。

随着科技的发展,空间距离在缩小,时间距离更是近乎消失,所以今天的地球人,都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里,“而在交通艰难、通信不便的古代,外国人对中国的称谓,其实反映的是交流。”胡阿祥说。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来源:新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