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两会” | “两会”中的南大人究竟说了什么

“两会”进行中,我校的几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出席“两会”,在各个领域提出自己的见解,将南大人的声音传向全国。下面我们来看看他们在“两会”中是怎么说的。

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大学校长陈骏

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大学校长陈骏认为,一流的大学根本任务是立德树人,要把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落到实处,还是要回归课堂,一流大学建设一定要解决课堂质量的问题。教学始终是第一位的,这是陈骏校长一直以来的观点。

“双一流”建设热潮中,不同于很多学校把焦点集中于建设路径、经费、争夺人才等的做法,陈骏看来,要解决当下大学里教师重科研轻教学的问题,还是要把改革的着力点放到人才培养的根本上,回归到课堂。只有教学成功,才是一流大学真正的成功。

陈骏认为,一流大学的学生,不仅是既有知识的学习者、接受者,也应是新知识的创造者、贡献者。他们应具备高尚的道德素养、宽厚的知识储备、敏锐的思辨能力,能够主动探索,并具备批判性思维和解决问题的能力。的确,这些能力的具备,不仅对学生的学业发展有重要突破,更为学生将来走上工作岗位提供了相当大的优势。

要培养这样的学生,陈骏认为在于老师怎么教好,学生怎么学。南大这些年对本科人才进行了“三三制”教学改革,并推出一系列人才培养方案。陈骏认为,高校怎么去改革要结合自身实际,南大的这些改革的核心要义是充分赋予学生选择权、自主权,使每名学生都能得到个性化的培养。“三三制”改革注重学生个人化的培养,毕业后工作或是读研或是出国都有相应的计划,也是学生根据自身特点自主选择的。

“光是教学改革,我们已经走过了10年时间,‘教什么’的问题已经基本解决。我们在‘十三五’阶段,要解决提高课堂教学质量的问题,建设‘十百千优质课程计划’,来解决‘怎么教’的问题。”陈骏说,一流大学得先从“一流课堂”开始。十年的时间,虽然走得艰难,不过我们也看到了令人可喜的成效,南京大学也将继续沿这条路走下去。

光是“一流课堂”还不足以培养创新人才,必须辅以科研训练。拔尖创新人才的共性特质,必须在科学研究的氛围和环境中才能得到培养、锻炼和获得。陈骏认为,我们与世界一流大学的最大差距是——我们仍然缺乏能够解决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的标志性成果,缺乏能够阐释自然现象和规律、具有突破性意义并被广泛引用的原创性成果。

陈骏认为,高校科学研究只能通过科研转型,不断提升教师解决实际问题能力与原始创新能力,实现科技工作从自由分散的跟踪研究,向解决问题的原创研究的根本转型,“要把教师的科研目标从‘论文导向’转为‘问题导向’”,以问题导向的研究提升科研水平的同时,也锻造了创新人才。

陈骏校长对于“双一流”建设的见解给现代高等教育模式展现了新的思路,新的想法,我们可以看到,陈骏校长着重强调的便是创新,不论是学生的学习方法,还是教师的教学方法与科研方法,都应当不走老路,敢于尝试新方向。论文不是研究的目标,能看到问题才是新的启发,只有真正做到师生共建,才能为一流大学注入新的活力。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吕建

全国政协委员吕建提及了有关“双一流”高校的建设问题。“我常常在想,一说起世界一流大学,大家都会提到哈佛、牛津、普林斯顿,却从来不会把它们混淆,为什么呢?”全国政协委员吕建一开口,显然经过了深入思考。“因为他们都保有自己的独特内涵,就好像没有人会把春夏秋冬四季混淆一样。”

吕建将内涵比作是一副人物拼图里最有辨识度的人的面孔,他指出,以前高等教育的很多评估过于依赖指标,所以在经过许多个指标评估环节后,各个大学的多样性内涵就被屏蔽掉。现在要发展世界一流,就要找回以前屏蔽掉的内涵,还他们清晰的面孔。

有关“双一流”话题的很多观点中,大多都认为双一流建设要设立一个大家都满意的标准出来,兼顾教育公平和资源分配均衡,吕建却对这种观点不以为然。“老是讲标准、讲指标的人,习惯于简单化管理。高等教育是一个复杂体系,不适用于简单化。”吕建委员是南京大学的常务副校长,由于负责学科规划和学校内的双一流实施,实践经验丰富的他对双一流的概念、机制比一般人想得深刻。

双一流建设扩展开就是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建设,以实现我国从教育大国转向教育强国。那么,什么才是世界一流?对于这个问题,吕建回答得十分干脆,“那肯定是原创啊,模仿只能当第二。”吕建对高教的内涵认识清晰:“中国高等教育要进入新常态,就是要将追求指标的速度降下来,不要再叠加指标量的积累了,我们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二了,要开始注重向质化、结构化、特色化的转变,才能超过现在的第一。”

吕建认为当前要转变重指标的观念,要轻指标重结构,尤其高教结构需要进行分类,弄清楚哪些大学要追求所谓的双一流,哪些大学要直接服务国家发展,哪些大学把基础教育搞好就是一流。“在高教这条跑道上,我们还处于跟跑阶段,那是因为我们完全使用的是别人的体系来评价自身。等到我们真正用自己的体系进行自我评价时,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领跑者。”吕建最后说,“不管怎么样,做就比不做强,早做就比晚做强。”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物理学院教授邢定钰

3月7日,江苏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物理学院教授邢定钰发言时,从自己的“发现”说起。

“掌声说明对干部的要求提高了,我们每个人也应该对自己有更高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希望广大知识分子自觉做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模范,我是一名大学老师,就谈谈对这一点的理解。”邢定钰对比核心价值观对于个人的4个要求“爱国、敬业、诚信、友善”,逐一跟在座的代表们“开讲”。

邢定钰首先谈爱国,他认为,在大学里,爱国应该贯穿到整个人才培育过程中。“但是说实话,有点晚,爱国应该从娃娃抓起。现在的家长从小让孩子学钢琴、学画画等,就为了上个好学校,家长不太关注爱国教育。”什么是爱国?邢定钰谈起了刚解放时,一些老的科学家克服了国外的阻挠,回来建设祖国的事例,赞叹道,“这是真爱国”。

因为与杨振宁同为院士,在从大会堂回驻地的车上,有代表问及邢定钰对杨振宁放弃外国国籍、转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的看法。邢定钰说,在中科院院士大会上,大家就这件事讨论过几次,都表示赞赏,但是消息发布出来,网络上有不同的声音,邢定钰觉得匪夷所思,“杨振宁的做法从大的方面来讲是爱国行为,现在多少文艺界、体育界明星放弃了中国国籍,入了外籍,反而大家觉得是很自然的事”。说到此处,会场内掀起一阵讨论的小高潮。“什么是爱国主义,培养什么样的爱国情怀值得反思。”邢定钰说。

他又提及了敬业这个词,他指出,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也算敬业,但是敬业更多的是应该有担当、有作为。邢定钰在学校没有行政级别,被选为党政联席会议的群众代表,但是他敢于发声,说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某次学校开会给教师提高津补贴,这件事反复讨论接近两年还是有人提出异议,要继续研究,可是南大教师待遇一直比同类学校低的事实是摆在那里的。通常不发言的邢定钰,这次终于按捺不住,发声了。学校领导接纳了邢定钰的意见,提高教师津补贴的决定最终通过了。

邢定钰对于诚信也十分看重。邢定钰常常受邀对学生开展有关诚信的教育,他觉得,现在社会诚信意识始终在下降。“很多原本对的事情,现在都变味了。”邢定钰感叹,“大学考试作弊,连成绩好的学生也参与。我的一个学生在考试中作弊,我问他为什么,他反而跟我说做人要讲义气!”邢定钰认为,家长应该教给孩子的,首先不应该是一技之长或是十技之长,而是基本的道德素养。

友善的“发现”有些让人哭笑不得。邢定钰讲了一个段子,一个小伙子坐在火车上,来了个女孩,说这是她的座位,小伙子就是不让。女孩没说话,等火车开了,告诉小伙子:你坐错车次了。代表们哄堂大笑,不过邢定钰也从这个小故事中看出现在的社会尤其是年轻人缺乏一种友善的观念,其实,友善不仅于自己有益,对他人来说也是一种温暖。


邢定钰代表的发言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选取四个角度,其中穿插了一些小故事,让人觉得很形象,不过在听完之后同样会让人思考出现的问题,赢得许多代表赞许。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学院原院长高抒

中小学生课业负担日益加重,在全国两会上引起了代表委员的广泛讨论。怎么减负、如何减负?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学院原院长高抒教授接受南京报业传媒集团融媒体访谈时建议,要加快改变“一考定终身”的高考模式,建立“宽进严出”的高等教育模式,把“提前”压在中小学生身上的过重负担降下来。

在被记者问及社会呼吁多年的学生减负问题,为何一直没能得到很好的解决时,高教授表达出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基础教育特别是低年级阶段最好的学习方式,是根据孩子身心发育特点,循序渐进,让孩子们在玩耍中学到知识。但现实中这很难做到,因为高考作为指挥棒的局面还没有根本改变,3天考试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一个学生前途,那么从学校到家长都紧张,你必须提前很多年全力以赴为这3天做准备。人人争先恐后,你提前,他也提前,最后就导致中小学生的各种学习负担层层加码,有的三年级的小学生被迫要学五、六年级的课程。这种提前学习、超前学习现象日益严重,到了该“踩刹车”的时候了。

高教授随后也提出了一些解决措施,他觉得,随着社会不断发展,上大学的渠道也该多起来,上大学的方式也不该仅仅只有高考。他提到国外的高考方式,英国是一年举行4次考试,考试成绩两年有效,学生可以一门一门地过关,直到考到自己满意为止,这就能很好地缓解“一考定终身”的压力。同时,他提出,要改大学的严进宽出为宽进严出,让上大学变得更容易,同时可以鞭策学生们上了大学之后,更好地钻研知识。毕竟,上大学的本质不是为了拿到学位证书,而是为了学习。

对于中国名校资源稀缺的问题,高教授对于名校的进入的艰难表示理解,他说,“清华、北大、南大等知名高等学府是学生们心目中最高的象牙塔,这让学生们在高考这条独木桥上走得分外心酸,也加剧了中小学生负担过重现象。我认为高等教育应该学习先进国家模式,统一高等学校的标准,扩大学生上学的选择余地,而不是挤破脑袋,都想去上清华北大。以南京大学为例,南京有很多的高校,可以按照南京大学的标准来办学,同时探索一定的合作机制,将这些学校都纳入南京大学的范围。这样学生们都可以接受到高质量的教育,既能缓解名校资源紧张,也能带动高等教育水平整体提高。”





摘自南京大学学生会微信公众平台

部分图文来源:《中国教育报》《南京日报》《网易新闻》

美编/Qbop

责编/ 吕新月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