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小镇:小城镇兴旺发展的秘诀

大国小镇,大国有大城,大国亦有小镇。在13.7亿人口的中国,拥有100个以上的包括超大城市、特大城市在内的大城市,是国家现代化的主体空间。但在广袤的国土中,还依然拥有数量巨甚的小城镇,连接着农村与城市的小城镇的发展命题,依然是中国整体现代化发展的重大问题。

小镇,最早特指驻兵镇守的州郡中之较小者。《南齐书柳世隆传》中提到:“东下之师,久承声闻。郢州小镇,自守而已。”这里的小镇属于特定功能型空间,以驻兵防卫、商贸流通等为主。演化到后来,小镇更多指县以下人口较为集中而有一定商业活动的居民点,是从行政上隶属于县,规模上小于县城的农业区域中的集中式居民社区。宋·高承《事物纪原》提到:“民聚不成县而有税课者,则为镇或以官监之。”小镇联系周围的农村社区,向上联系着县城。国外的小镇(town),也称small city,是指农业土地范围的特定空间中,居住人口集聚较大,并拥有商业、学校、教堂、医院等公共设施的居民区。1887年国际统计学会曾提出过一个各国通用的居民点分类系统,规定任何一个居民点(居民区),其人数在2000人以上即可称为城镇居民区,不足2000人的为乡村。按照中国行政区划制度规定,镇、乡既是农村人口的聚居点,也是一级政府行政管理机构的镇级单位。

国外的小城镇发展具有相对的样本价值。比如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英国欧洲老牌现代化国家,小镇也承载了大量的历史、文化、旅游、产业功能,成为不可忽略的生活空间场域。德国产业小镇便具有“精而美”特质的传统小市镇,在特色产业竞争力基础上,也属于特色小镇。比如德国便是以产业特色为主打的中小城镇为主。作为区域重要的经济和就业中心,德国中小城镇是影响德国社会和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德国超过40%的人口居住在人口规模为5000人至2万人的“小型城镇”之中。德国的中小城镇发展,得益于其完善的法制体系、良好的基础设施以及布局均衡的工业结构。根据德国联邦宪法相关条款规定,德国应追求区域的平衡发展和共同富裕。德国政府推出了“城市建筑文物保护”项目。注重以财政和金融方式支持落后地区的发展。自1991年起,共有近300座城市获得过该项目的资助。德国政府对老城区的保护,还推动了中小城市第三产业的发展,尤其是旅游业对中小型城市在解决就业和居民收入问题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对中小城市而言,发展旅游业所带来的就业和培训机会,吸引了大量年轻人留在当地发展。中小城镇拥有不少大城市无可比拟的独特优势。生活在中小城镇,可享受到良好的邻里关系、舒适的生活环境,便捷的商业与娱乐设施,更高效的政府公共服务,因此中小城镇的生活更为便利。与此同时,中小城镇良好的基础设施为招商引资创造了条件,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中小城镇提供了超过半数的工作岗位。如德国汽车品牌奥迪总部坐落在巴伐利亚的小城英戈尔斯塔特,印刷媒体业首屈一指的海德堡印刷公司位于海德堡古城,西门子医疗器械公司位于纽伦堡附近的厄尔兰根,库卡机器人有限公司位于小城奥格斯堡。当然,整个欧洲,这样的小镇名单很长很长。

而美国的小城镇,更具有典型的工业化历史转型为艺术、休闲、旅游小镇的痕迹。美国的城镇化历史较长,早期大量的以矿业开发、石油开发、森林工业开发等“森工小镇”经历过大规模的普遍衰退。其中一些小镇,经由旅游、文化、创意产业的植入,重新获得了发展,成为了独具特色的小镇。比如温泉小镇、电影小镇、音乐小镇、慢生活小镇、迪斯尼小镇等。美国的特色小镇的复兴,源自于美国自由市场经济与地方城镇自治的优势。一些具有远见的小镇居民与企业家,成为复活小镇的重要动力。很多森工小镇利用交通、区位、资源、市场等资源,将自己打造为具有吸引力的小镇,最终形成了具有特色竞争力和吸引力的特色小镇。比如距离最近的城市波特兰102英里的贝尔法斯特小镇,总人口数为6840人,曾经制鞋业和沙丁鱼罐头产业是其赖以生存的源泉。而后,贝尔法斯特的廉价房地产吸引了很多艺术家前往定居,小镇得到了飞速的发展,不再只是画师的聚集地,也开始涌进了很多珠宝商、玻璃商和制衣商。当然,美国依然还有一些“死亡小镇”,被全球化、后工业化以及地理交通、生态环境条件的改变,而成为了被抛弃的小城镇。

但是,死亡的小镇各有其不同,成功的小镇却大致有着相似的路径。杰克·舒尔茨在其《美国的兴旺之城:小城镇成功的八个秘诀》中通过对美国1300多个小城镇30多年的跟踪研究,提出了美国小城镇成功的八个动力要素,分别为“采取肯干的态度、具有远见卓识、利用自身资源、选拔强有力的领导者、鼓励企业家精神、保持地方控制、建立自己的品牌、利用跷跷板效应”。舒尔茨对美国1300多个小城镇的跟踪调查,梳理出了美国小城镇成功转型的经验,提出了“乡村都市”概念,用于概括非大都会地区的森工小镇的转型之路。在率先进入后工业社会的美国,一边面临了很多工矿小城镇的“铁锈化(rustalization)”式的衰退,一边也以文创旅游及科技研发基地的模式复活了很多老旧小镇,发展了一批重现活力、重聚人口的特色小镇。

如果中国的小城镇,能够凭借相对美国、欧洲等国家小镇拥有较多的城镇集聚人口,推动小城镇转型为一个个具有典型产、住、游一体化的特色小城镇,从而成为带动周边农村发展、美丽乡村发展的“乡村都市型”的中心城镇。通过把美丽乡村与中心城镇统筹规划,系统建设,打造成为一个个具有一、二、三产无缝链接的“小镇价值链”,这或可能是一条中国小城镇发展可以值得努力的路径。



摘自胡小武老师金陵尚书房微信公众平台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