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道敬学•大咖驾到 | 南法女神之吴英姿教授


    “女性的美貌会随着时间的流失而逐渐老去,而那份端庄的气质和精致的性情,在长时间的诗书的沁润下,会散发出岁月积淀中特有的智慧。目光所及,惊艳时光。接触时,让人如坐春风,舒服而温暖。”

在学术氛围浓厚的南京大学,有这样一位常年沁润诗书却性格多彩的,接触时让人舒服而温暖的女老师。她与南京大学相知相伴已走过了30载光阴,现阶段主要教授研究生和博士生课程,所以,知道她的本科学生尚不多,但她却是那种只要你认识了就想多加接近了解的人。

    今天,我们一起走进吴英姿教授那气韵才情与人格魅力并溢的世界。

    在南京大学法学院,吴英姿老师有很多标签:她是美国格林奈尔学院访问学者,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导,兼任中国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江苏省法学会民事诉讼法学会副会长、江苏省法学教育研究会常务理事、江苏紫金传媒智库“信访与社会矛盾研究中心”主任、南京市信访专家智囊协会副会长。 

曾担任法学院副院长,目前担任鼓楼区第二届人大代表。2013年列入“教育部新世纪人才计划”,同年荣获第三届“江苏省优秀青年法学家”称号。 


   Q:您的人生格言(座右铭)是什么?

   A:简单做人,用心做事。


   Q:在非学术著作中,您最喜欢读哪一本书?

   A:《红楼梦》


   Q:很多公检法机关和律师事务所在招聘的时候都把是否通过司法考试作为很重要的衡量标准,或者是说“门槛”,您觉得法学教育该不该以司法考试为导向? 

   A:首先,通过司法考试成为多数法律职业就业的必要条件,比如律师、法官、检察官。要想当法官、检察官,还要通过公务员考试,所以法学专业毕业生的就业门槛确实比别的专业门槛高。有些学校为保证就业率,鼓励学生把通过司法考试作为学习目标之一,以至于发展到应试教育。我认为法学教育可以分不同层次,不同院校的法学教育目标应当根据本校人才培养目标来合理确定,有的偏职业化一点,专门培养书记员、律师,满足法律人才市场的多元需要。 

   但像南京大学这样的综合性大学就不一样了。南大人才培养的目标是培养高素质、宽口径、国际化的人才。我们有一流的生源,要办一流的本科教育。我很认同学校的“三三制”培养模式。大一主要是通识教育,到了高年级阶段再体现专业教育,而且给学生创造多元选择空间。我们培养出来的本科生,应当是具有很强的继续学习、进一步发展潜质的人才,为研究生教育提供优质生源。毕业后无论继续深造还是直接就业,无论是否与所学专业“对口”,都能够很快胜任。 


   Q:不同国家的法律之间有很大的差别。您怎样看待“去国外读法律没有什么意义”这个观点?   

   A:这个说法有一定的片面性。各个国家的法律都有它独特的历史背景、文化传统,法律规定很不一样,所以有同学误认为:如果学中国法律就没有必要跑到美国去学。其实,不管是法学,还是其他学科,学问这个东西是没有国界的。关于法律的学问不是单纯学习法律条文,而在于对法律精神的理解把握。什么是法律?在这样一个社会我们需要什么法律?法律怎么样才会越变越好?对这些问题的思考需要我们从社会的、历史的、文化的、政治的等等多种角度去考察,最终可以上升到哲学这个层面。   

   同时,通过比较不同国家的制度生成过程、制度追求的价值和实现的方式,可以更好地反思本国的法律制度。不同国家之间的法律可以互相借鉴的。全球化发展趋势更是强化了这种必要性。 

   还有一点就是,我们国家现在很缺高端的涉外法律人才,就是熟知外国法,比如欧盟法、美国法等等,又能够用外语作为工作语言从事法律事务的法律人。所以我们很鼓励我们的学生出国留学。 

   Q:有人说学法律的就业很难,也有说法称法学毕业生前几年会非常辛苦,尤其是女生,女性很难在法律领域坚持下去。您如何看待这几种说法?一直是这样吗? 

   A:在某种意义上是这样的,但最近法学专业就业率排名好像从红榜上下来了。我认为法学专业就业难并不奇怪。法律职业的门槛就应该高一些。因为法律从掌握到运用到精通有几个层次。法律职业仅限于匠人的层面是做不好的。要真正理解法律,需要掌握比较宽的知识面,要培养起较高的人文素养。另外,一个合格的法律人才需要多年的实践,具备丰富的实践经验和高超的理论论证能力,就是要成为法律专家。 

   本科教学对法律人才培养来说只是完成了一个阶段,大学本科毕业只是一个半成品。在美国,本科都不设法律专业。他们认为大学阶段就学法律是学不会的,学生应该在完成本科学习,具备了某一学科的基础和社会经验后再来学法律。其他国家像德国、英国、日本等虽然本科阶段就有法学专业,但培养的阶段都很漫长,淘汰率很高,司法考试通过率控制在一个较低的水平。 


   Q:在《人民的名义》开头,因为检察院的季昌明检察长要向上级反映情况,而耽误了最佳的逮捕时间,导致丁义珍副市长有机会出逃。在现实的诉讼情况中,是否也存在一些因为一些不必要的、繁琐的诉讼程序,影响了最终的结果?您如何看待“复杂”的诉讼程序?是否有必要?   

   A: 从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诉讼程序来讲没有这个(汇报)程序。但实际操作上,这种流程据说比较普遍,是一种不成文的规定,毕竟它涉及到(省委)常委里的一个领导。还有一点,就是检察院之所以这样去做,也是因为他还是一个犯罪嫌疑人,而不是已经判决他就一个犯罪分子,所以实践上可能的确就是这么操作的。 

《人民的名义》剧照


   Q:其实国外有不少有关法律题材的影视作品,比如《十二公民》《legal high》,您平时有关注吗?您觉得这些作品在传递法律理念、普及相关常识上作用和价值如何?会不会存在一些误导?
   A:看电影学法律是个不错的方法。我开设的新生研讨课就是《影视中的法律世界》。有的影视作品法律专业性上确实有参差不齐,有的为了文学或者艺术上的考虑,使得法律的表达不够准确,不够严谨。美国有不少法律影视剧拍得很专业,艺术性也很强,值得看。我国最近也拍了一些质量不错的法律题材电影。看完之后对其中涉及的某个法律问题有兴趣的话,可以找一些权威的书籍和教材去看一看,这样来学习法律可能比较容易进入,趣味性比较强。 

《克莱默夫妇》

 《白日焰火》

《马背上的法庭》

《造雨人》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来源:NJU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