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道敬学 大咖驾到 | 法学男神第四季之黄旭巍老师

       我们南大作为国内高等学府,自然少不了许多学识渊博的老师。上课是门艺术,因为它既需要让学生能在有限的时间内理解到要学的内容,也要让学生对这一门课产生兴趣,不至于昏昏欲睡以至于旷课。那么,这个时候,上课风趣幽默的老师就会博得大片掌声,其实有趣的老师,范围要广的多,有的和蔼可亲型,有的敬业爱岗,有的是科研大师风范……他们有趣在他们很纯粹、很真实,其中一位就是我们这期的法院男神黄旭巍老师啦~

    黄旭巍,北京大学法学学士,武汉大学法学硕士、博士,南京大学法学院讲师。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兼职律师,中国廉政法制研究会理事。台湾东吴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2006年),美国东北大学刑事司法学院访问学者(2015年)。2013年入选江苏省检察院检校合作首批四名法学研究者,挂职担任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严肃的法律与憨憨的草泥马联系到一起,会有怎样的效果呢?黄老师之前在刑法学期末考试出了一道选择题,“请你选出下列哪个选项是错误的?”其中出现了一个选项:“甲骑着草泥马抢夺乙的提包。因为草泥马可以咬死人,故属于凶器。甲的行为应认定为携带凶器抢夺,属于情节特别严重的抢夺罪。”这个说法是对是错呢?注意哦,这里草泥马可是个陷阱,“当时一下被草泥马吸引过去了。”一名考生觉得不可思议:“草泥马属于凶器”。在大家的印象中,草泥马是一种网络上盛传的温和又喜感的动物,被骑着去抢劫已经是啼笑皆非,而成为“凶器”更是荒诞,令人捧腹。如果老是想着草泥马,这道题肯定要答错了。这道题正确答案是甲的行为应该认定为抢劫罪而非抢夺罪。法学常常给人一种刻板的印象,但其实法学本身不是刻板严肃的,很多案例是既鲜活又有趣的。

    匡亚明学院应用文科强化班法学专业的周玥同学惊叹于出题老师的幽默感,“其实‘草泥马’在题目中的功能完全可以由‘凶猛的狼狗’这样的‘凶器’替代,但老师很新潮很萌,所以有意这样设置题目主语,考试的时候眼前一亮,审题也不会太疲劳。”

    同学们的印象:

 “我觉得黄老师是一个有追求的人(上次上课就把自己收拾得像个小白脸,啊…不对,是年轻),非常有幽默感,上课讲解很详细,结合具体案例,总之,他是一个很负责任的老师,我很喜欢他(比心)”

  “黄老师超萌的啊虽然上课一言不合就开车许多不可描述 但是很幽默很温柔的呀 被他点到回答问题也不会尴尬~ 最喜欢刑法课!(不过一节课下来笔记也记到手酸。。。)”

 “他思维好辩证喔,各种学说都记得清楚,而且很有自己的见解啊,对于一些案例的判决他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不会过分抨击结果的对错,就是给我们一个思路。他会抓紧一分一秒的时间,偶尔还拖堂,不过大学里这样的老师真的很少了(善意的),很认真。”

 “黄老师课上得非常有意思,大概是一门总充满笑声的专业课吧~本人也很幽默呐,待同学很亲切。虽然偶尔会点名提问,但是被点到也不会紧张,黄老师会循循善诱,帮助我们答题。”


 “震惊!北大才子竟在南大刑法课堂上说出这种话!”(我们都是标题党)

  黄老师,我觉得是各种方面都很适合“小黄”这个称呼的(小编假装听不懂的样子)

  嗯……讲课蛮有意思的,解释的也比较清楚(实不相瞒最喜欢上刑总课) 性格……突然会冒出很厉害的话?!我觉得是个隐藏的段子手

  同学回答完问题之后

  小黄:“嗯,所以你是胡建人吗?”


  “幽默风趣 平易近人 职业赛车手 秋名山传奇”

 “或许很多年以后,我坐在法官席上,准会想起他带我们开车的那个遥远的清晨。当时,我们还是十八岁的孩子,一个个背都挺得笔直。春光正好,印在明黄色的“张明楷”之上。刑法的案例纯洁、干脆,活像翻倒在路边的车。”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来源:NJU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