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健雄105岁诞辰 | 她是最杰出的华人女科学家,是她让李政道、杨振宁获得诺奖

       她被誉为“原子弹之母”和“中国居里夫人”,她验证了李政道、杨振宁的“宇称不守恒”理论,她是居里夫人唯一华人弟子施士元和胡适的学生,她是迄今为止最杰出的华人女科学家,她就是吴健雄。今天是她的105岁诞辰,值得我们所有华人纪念。

      1912年5月31日,吴健雄生于江苏省苏州太仓浏河镇,父亲参加过反袁斗争,思想开明。1923年,11岁的吴健雄到离家50里的苏州第二女子师范读书。 

       这所学校当时非常有名,经常邀请知名学者来校演讲,其中留给吴健雄印象最深的便是胡适。胡适那次演讲的题目是《摩登的妇女》,内容是讲妇女应如何在思想上走出旧的传统,令吴健雄眼界大开。1929年,吴健雄便进了上海的私立中国公学读书,当时该校校长正是胡适,从此吴健雄与胡适师生之缘开始。胡适对吴健雄期许甚高,呵护备至。一次胡适外出旅游,看见物理学家卢瑟福的书信集,特地买下寄给她。抗日战争时期,胡临危受命,任驻美大使,而吴健雄正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两人通信和见面机会更多了一些。每逢胡适从华盛顿来到美国西部,总要看看这位得意弟子;吴健雄也借暑假东游之机,探望自己老师。两人在吴健雄婚前关系一度亲密。胡适去中央研究院上海分院看望吴健雄时,曾支开陪他的所长,单独与吴健雄聊了很长时间,后来又曾专程去美国伯克利看完吴健雄。吴健雄也曾坐车五天四夜去纽约专程看望胡适。但两人仅多“发乎情,止乎礼”,也仅限于吴健雄婚前。对物理一窍不通的胡适对物理巨人吴健雄影响却是甚大。吴健雄曾对自己取得的成就解释道:“我们要有勇气去怀疑已经成立的学说,进而去求证。是胡院长‘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教育和鼓舞了我。”胡适则说:“我一生到处撒花种子,绝大多数都撒在石头上了,其中有一粒撒在膏腴的土地里,长出了一个吴健雄,我也可以万分欣慰了。”1962年2月24日,台北中研院院士会后酒会上,应邀出席的吴健雄亲眼目睹恩师的去世,“悲痛万分,泣不成声”。

       1930年,吴健雄被保送到国立中央大学数学系,一年后从数学系转入物理系,迈出了人生的重要一步。当时,中大物理系名师云集,其中有一位刚刚归国的全国最年轻教授施士元。施士元是清华大学首届毕业学生,在法国巴黎大学跟随居里夫人做研究多年,是居里夫人为中国培养的唯一博士。教学之余,施士元经常向同学们讲述居里夫人的种种轶事,让吴健雄对居里夫人有了更多了解,开始崇拜起居里夫人来。“那时,居里夫人是吴健雄的典范”。不论在教室,还是在宿舍,吴健雄经常说到居里夫人如何如何,仿佛居里夫人是她熟悉的长辈般。像居里夫人对待自己一样,施士元给予吴健雄很多关爱,精心指导她撰写了优秀毕业论文。吴健雄成名后说过,把她带进物理学的关键人物是施士元教授。后来,每次回国,吴健雄必来宁登门探望恩师施士元。他们两人其实仅相差3岁,施士元曾对吴健雄笑道:“你总是先生先生地称呼我,其实按你现在在国外的成就,我应该称你先生才是。”吴健雄回答说:“一日之师,终身为父,您永远是我的老师。”

       在中央大学读书时,吴健雄起初与人同住南楼,后为专心念书,便搬到南楼后面平房中的小屋去了。为了鞭策自己勤学不懈,吴健雄曾经在一张白纸上写下“苦读”二字,置诸左右。由于刻苦读书,吴健雄各科成绩都保持优秀,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多次获得奖学金,不仅攻读物理专业,还选修了两年数学、一年电机学课程。而且,吴健雄对文史艺术也很感兴趣,对古诗词十分通晓,能够一口气一字不差地背诵下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吴健雄虽然埋头苦读,但人缘甚好,对同学非常温和、关心,女同学都愿意与她结交,称她为“南楼琼花”。比她低一年级的孙多慈与吴健雄相识,成为终生挚友。后来,孙多慈和徐悲鸿陷入苦恋,吴健雄曾劝孙多慈:“你不能这么优柔寡断,当断则断,不能不面对现实,弄得一团乱。”1970年代初,孙多慈因患癌症3次赴美开刀治疗,都住在吴健雄家中,最后于1975年病逝于吴健雄家中。

       从中大毕业后,吴健雄先受聘到国立浙江大学任物理系助教,后进入中央研究院从事研究工作。她1936年攻读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1940年获博士学位,先后在史密斯学院、普林斯顿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校任教。1944年,吴健雄作为唯一的华人参与研制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解决了连锁反应无法延续等重大难题,被人们称为“原子弹之母”,获得美国政府颁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研究贡献奖。1956年底到1957年初,吴健雄用β衰变实验证明了李政道、杨振宁提出的“宇称不守恒”理论,对整个物理界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从此成为举世知名的科学家。

       但吴健雄未能和李政道、杨振宁一起获奖,很多著名科学家认为吴健雄获诺贝尔奖当之无愧,全美物理学会大会主席曾说过:“由于吴健雄改变了物理史,所以她接受任何荣誉都是当之无愧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李政道对此最为清楚,如果没有吴健雄的实验,他们不可能那么快获奖,甚至不可能获奖。所以,他们对她总怀有深深敬意,几次诺奖提名吴健雄,并且只要吴健雄在场,总是推她坐首席位置。李政道评价吴健雄道:“一旦她认定了一条路是正确的,她就会坚决地走下去,绝不改变。吴健雄是20世纪最杰出的科学家之一,在女科学家中与居里夫人并驾齐驱,彪炳千秋。”吴健雄之所以未获诺贝尔奖,人们推测很大原因在于诺贝尔奖委员会对女性的歧视,以及与委员会关系密切的某些科学家从中作梗,吴健雄丈夫袁家骝就曾直言不讳地说过:“这完全是标准局串通某些人捣的鬼”。(华盛顿国家标准局的一些科学家,因为吴健雄验证宇称不守恒实验借用了其实验室和几位助手,所以对于将宇称不守恒的功劳都归功于杨振宁、李政道、吴健雄不满)

       虽然没有获得诺贝尔奖,但吴健雄获得了其他众多大奖,如美国最高科学荣誉国家科学勋章、专为应获而未获诺奖设立的沃尔芙奖等。她还于1958年当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1972年成为普林斯顿大学首位女教授,1975年任美国物理学会第一任女性会长,1994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首批外籍院士。

       吴健雄成名后始终没有忘本,而是时刻惦记着祖国的科学发展工作。她于1982年其受聘为南京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等校的名誉教授,是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1994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首批外籍院士。她多次在母校南京大学、东南大学等地举行学术报告,平均两天一场。她把母校当成自己的家,70岁和80岁华诞均在母校度过,还在南大、东大设立了奖学金。晚年,吴健雄还拿出25万美元,捐赠给了明德学校作为基建费。1997年2月,吴健雄病逝,享年85岁。按照生前愿望,她的骨灰被安放在她的故乡苏州太仓浏河镇。

       吴健雄丈夫袁家骝也是享有国际声誉的物理学家,在高能物理、高能加速器和粒子探测系统研究上卓有成就。他们是上世纪华人中最知名的一对伉俪,人称科学界神仙眷侣。袁家骝出身非常显赫,是袁世凯“二皇子”袁克文的公子。谁能料到袁世凯孙子竟然与反袁世凯者的女孩结了婚,还过得非常恩爱。他们在生活中相濡以沫,在工作中相互扶持,成就了各自最好的自己。

       在中国,曾经“女子无才便是德”。但吴健雄证明了巾帼不让须眉,女子既可以有才也可以有德,既可以搞好科研也能擅长人文。她是最杰出的华人女科学家,至今无人超越,值得我们仰慕、怀念,也值得我们反思!我们华人什么时候能再出、能多出吴健雄这样的女科学家呢?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来源:南大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