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研院学术午餐会热议女巫审判的历史与现实


        2017年6月1日中午,高研院举行学术午餐会,邀请校内外众多专业领域的学者,热议美国历史上的著名女巫审判事件及其引发的20世纪40年代的戏剧创作与艺术表演。

 

        本次午餐会由高研院驻院学者、外国语学院但汉松副教授发言,主题为“1692年塞勒姆女巫审判的史与戏”,高研院院长周宪教授主持了本次活动,纽约城市大学David Harvey教授、美国洛杉矶西方学院尹晓煌教授、美国宾州州立大学邓国亮博士等、南京大学社科处处长王月清教授、高研院副院长从丛教授等校内外学者、高研院驻院学者卜茂亮、韩伟华、王涛、戴雪红、张乾友、李岩松等驻院学者,及高研院驻院本科生王诗言、马思捷、曹湘怡、司梓璇、彭楠楠、蒋元秋等参加了讨论。

        但汉松老师的发言主要分为三个部分,首先是有关欧洲巫术与女巫审判的学术史回顾,包括其作为“事件史”和“记忆之场”而对于现代政治所产生的叙事价值;其次是对1692年美国塞勒姆地区所发生的女巫审判事件的描绘,包括对巫术以及猎巫事件的司法认定、社会经济学阐释以及社会心理认知;最后是“塞勒姆女巫审判事件”在20世纪所引发的文学事件,即阿瑟·米勒创作的、引起巨大轰动的剧本《坩埚》,围绕其写作、评论与演出所带来的关于历史叙述的反思讨论。

        但汉松老师认为,1692年的“塞勒姆猎巫”是美国历史研究中最具争议的话题之一,这一事件历时15个月,波及24个不同地区,156人被以行巫罪起诉,28人在法庭上被定罪,19人被判处死刑并绞死,另有一位叫吉尔斯·科里(Giles Corey)的村民因拒绝进入司法抗辩程序,按照殖民地法律被石头压死。而后学界对于这一历史的阐释性尝试,并不单单是对过去事件提出一种理性的、批判性的因果叙述,它们其实也导致了后人对1692年的塞勒姆不同的记忆方式。

        在这个意义上,“塞勒姆”已经成为了美国历史上一个独特的记忆场,承载了民族的集体记忆。不但如此,格雷岑·亚当斯(Gretchen A. Adams)发现,在19世纪的美国公众话语中,“塞勒姆女巫”被从历史中不断地召回,并作为“国家神话”的某种反叙事,服务于不同的政治需要,这一情况一直延续至今,“塞勒姆”不断被选择性地加载到集体记忆之中。对塞勒姆猎巫事件的评判,既有对清教“污名化”和“去清教化”的历史背景,也有涉及贫富差距和邻里纠纷的社会经济学因素,更有迷信与臆想的社会心理活动。不过由于对巫术认定所必须采取的谨慎的司法程序的存在,使得猎巫活动依然带有一定的宗教虔诚的色彩。

        正是塞勒姆猎巫事件的复杂性,给了剧作家阿瑟·米勒创作名作《坩埚》的灵感和素材。米勒对“女巫审判”的历史认知,在很大程度上受19世纪历史学家厄普汉姆的影响,体现出对清教加尔文主义强烈的批判态度,并以此来构建猎巫运动的社会背景。如果说1692年塞勒姆的历史是由不同叙事堆积而成的记忆场,那么《坩埚》也正是以叙事的姿态进入到这个场域里的。一方面,米勒的创作忠实于历史事件,另一方面,他又为剧本增加了婚外情的暗伏的主线,与此同时,他因其左翼作家身份而深受麦卡锡主义政治迫害的现实,则进一步使其剧本中的象征意义在舞台表演与现实世界中进行穿插和呼应。但老师认为,塞勒姆的女巫在《坩埚》中以幽灵的方式归来,回返不是为了重复说出本已阙如的历史,而是在我们的当下操演未知的可能。

        在后续的讨论中,各位学者纷纷发表对问题的见解。从丛教授以“占星术”和“天文学”为例,对西方历史上的“科学”概念做出了补充,她还指出了新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中作品与时代的互相映射的关系;周宪教授则从“如何认识和解释历史”的视角,畅谈了文学作品与历史事实之间的关系。特别是通过讨论海登·怀特的“历史叙事”的视角,进一步提出了叙事在历史文本和文学创作中分别起到什么样的作用的问题。周宪教授引用亚里士多德在《诗学》里面的话说,“历史跟诗比起来,历史只能叙述已经发生的事情,而是诗可以叙述可能发生的事情。”他认为,在我们今天认识历史的过程中,文学作品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因为文学作品中承载的历史感帮助我们重新建构了历史的情境。他的这一观点,也获得了宾州州立大学邓国亮博士的赞同,邓博士还进一步推进了关于历史学家与文学家各自作用的讨论,他认为历史学家定义着画框的内核,而文学家则在此基础上不断拓展着画布的外延。

        美国洛杉矶西方学院尹晓煌教授也对但汉松老师的发言进行了补充。他认为塞勒姆猎巫及其类似事件发生的一个历史根源在于教会认为女巫的泛滥会影响人口再生产的进程。而在社会经济方面,商业化对英格兰地区的影响已经不可避免,这使得清教徒对教会和原始宗教的认知都出现了某种妥协,变得更加灵活。此外,剧烈的社会运动也使得很多人的新教信仰受到打击,从而成为一系列历史事件的导火索。对于米勒的《坩埚》创作,尹晓煌教授强调了50年代麦卡锡主义对于身为左翼作家的作者施加政治迫害的影响,并且他非常强调这部戏剧之所以经久不衰,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于当时的历史背景和社会情境正不断地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重新出现着,比如从农业社会过渡到商业社会,比如对历史记忆的遗忘与唤起,等等。

        驻院本科生、法学院司梓璇同学也从专业角度对历史上女巫审判的法律程序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她说,“英国在《大宪章》里就规定了‘任何人不得被逮捕,除非他受到审判’。塞勒姆女巫审判正是遵循了这一原则。”但汉松老师对此表示肯定,并强调英国非常重视先例判决和证据。纽约城市大学David Harvey教授对此次发言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并对但老师的精彩报告表示感谢。此外,还有10多位高研院本科驻院同学聆听了本次报告。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来源:南京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