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


人物简介:

刘晓军,南京大学2011级环境学院本科生,2015级环境学院研究生 

本科阶段曾任南京大学环境学院辩论队领队,屡获新生杯、院系杯最佳辩手,带领环院取得院系杯季军 

现为南京大学校辩论队资深辩手,2017世界华语辩论锦标赛最佳辩手 

跟随团队获世界华语辩论锦标赛团体八强,为南大世界级辩论赛最佳成绩 


初识刘晓军,是在南大演说家的舞台上。 

“我曾经有口吃。”舞台上研究生在读的少年微微一笑,语调平缓而温和。 

但就是这个少年,却刚刚获得了2017世界华语辩论锦标赛最佳辩手。   

口吃与辩论这组矛盾的存在,在这个眉眼平和的少年身上,达成了奇妙的平衡。    

 


你说有什么天赋比口吃更不适合辩论吗 


“平时 亲切可亲,辩场意气风发。”与刘晓军一同代表南大征战华辩世锦赛的队友如此形容他。辩论场上挥斥方遒,尽展书生意气,赛场之中,便是刘晓军一个人的绮丽江湖。  

出人意料的是,初入南大时,刘晓军从未想过加入辩论队。“于辩论而言,我没有什么天赋,甚至当初还有口吃的毛病。”关乎辩论,刘晓军始终怀着一份“忐忑”。这份“忐忑”,或许来自口吃,或许来自高中初遇辩论便铩羽而归的经历,甚至连大学加入辩论队,都更像一场意外:阴差阳错地陪着室友面试,机缘巧合地未曾报名却被学姐相中,误打误撞地加入了环境学院辩论队。“很幸运,也很后怕。”想起六年前的际遇,刘晓军如此概括。

 

刘晓军似乎注定是属于辩论场的人,即便过程未必一帆风顺。初入辩论江湖,担心场上出意外的刘晓军,总会在做结辩前将稿子一字不落地写下。也许是幸运,也许是辩论带来的帮助,他的口吃也有所缓解。一切似乎上了正途,刘晓军的辩论越打越好,发挥也越来越稳定,更是和队友们在新生杯中一路闯进了半决赛。 

但辩论场上,瞬息万变。半决赛中,中途局势突变,刘晓军事先写的结辩稿多半不能再用,他的临场总结卡在了一个关键词上。直到现在,他仍清楚地记得,当时的辩题是“大学生当人大代表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念到“大学生去做……”后刘晓军的大脑一片空白,“大学生要做什么呢,我们今天在讨论什么呢,前半场在讲什么呢,全都不记得了。我知道我下一秒应该可以把这个词说出来的,可就是说不出来。”一分钟的无言,全场人的静默,从稳操胜券到惨败而归,这一切给了初建自信的他莫大的打击。 

 


“我当时确实会有某几个音发不出来,如果它们作为我这句话的第一个字开头,我就会说不出来,”刘晓军把玩着手中的水杯慢慢说道,“一定程度上,口吃其实算是个心理问题。”    

因为这说不出话来的一分钟,刘晓军的口吃变得更加严重。 

因为这说不出话来的一分钟,刘晓军下定决心去面对这个问题。 

有过拿着稿子僵持十分钟也念不出第一个字的无措,也有过感觉自己永远无法克服口吃的无力,然而每个对镜念稿的夜晚,每段大声读出的辩词,都在见证着他慢慢好转的喜悦,而渐至佳境的辩论也给了他自信与勇气,好似苦练成才的古希腊演讲家德摩斯梯尼一般,对海发声,含石正音。  

“总之是一个慢慢变好的过程,到了大二的下半学期基本是没有问题了,但是这一年里真的需要做到很努力,很多不了解我的人会说,你在辩论上真的很有天赋,但你说有什么天赋比口吃更不适合辩论吗?”的确,没有比口吃更不适合辩论的“天赋”,但对刘晓军来说,也没有比努力更重要的天赋。  

 

那种喜欢我不必再知道是因为什么 

  

辩论耗时耗力。 

打比赛不只是上场那段时间,也不只是之前准备的那一天,而是一周的讨论,数次的模赛,彻夜的思考。刘晓军为此失过眠,耽误过课业,也得罪过女友,然而对辩论的喜爱与热情,纯粹而炙热,从大一到研二,始终如一。 

每周听三四场比赛保持状态实属常事,打模赛做练习也是家常便饭。作为结辩,每每听到新颖的辩题,刘晓军便会立刻进入“冥想”状态——“能不能换一个说法?”“(这个辩题)有什么好的切入角度”“能不能换一个角度?” 辩坛名人黄执中有言——“辩论圈的人都是疯子,只有退出了这个圈子,才得以变回正常人。”但是一旦走入了这个“圈”,却没有人舍得退出。  

从新生辩手,到研二的“老学长”,身边的伙伴在变,刘晓军却始终站在圈内,用六年时光修成一份圆满。  

 

辩论的快乐来自于场上的攻防来往、表达的随心所欲和突然的灵光一现,来自于和志同道合的队友兼朋友切磋思想,探讨立论,打磨质询,升华价值。对刘晓军而言,也正是因为这样单纯的快乐与欢喜,口吃可以被克服,偶然失败后仍能不忘初心,六年后的今天,他还可以做一个优秀的辩手。   

 

然而从大一到研二这六年与辩论相伴的漫长岁月,仅仅是因为喜欢? 

“很难说到底是因为什么。喜欢肯定是占有一部分,你说有没有觉得这样很帅有点虚荣心?我觉得也有。你说我之前一直口吃,会不会有一种故意想在这方面多发展一下证明自己?说不定也有。不过都不好说有没有,不过确实很喜欢。”刘晓军笑言,“而这种喜欢或许和恋爱也有些相像,你最初喜欢上的时候可能就是因为一些听起来很低级的原因,可是相处了之后的那种喜欢就不再知道是因为什么了。”  

本也不必再追问这份喜欢究竟是什么 。不加剖析的喜欢,圆满了每次辩论他的欢喜,对刘晓军来说,这已经是继续辩论最好的理由。 

 


长路漫漫,随性而行 

 

刘晓军看来,辩论的魅力之所在,一者是风度,二者是内涵。技巧不用很高超,内容无须很艰深,语言也未必要是排山倒海的排比与修辞,重要的是说出以前没想过的话,说出别人说不出的话,说出埋在心底没讲出过的话。  

辩论的范畴可能关于政策,可能关于经济,可能关于生活中的许许多多,但即将离开校园,在未来和辩论之间,他多少需要做出选择。已经是研二“老学长”的刘晓军,正在学着从一个学生上升到一个社会人。这意味着更多的责任与负重,意味着可能需要去放弃一些东西,而刘晓军却希望,对于辩论,他可以做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当问及毕业后是否会在辩论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刘晓军如此回答——“我可能之后尽可能做一些和它相关的吧。”无论是电视辩论还是与其相似的律师职业,都有着极高的门槛,很难为之,然而刘晓军仍然期盼着以后的人生也可以和辩论有关,“做评委啊,或者给附近的学校做讲座啊,然后看看比赛啊,如果有老友赛和网辩也可以打一打。” 

 

 

被问及这六年甚至还会更久的坚持,于自己而言是何种体验。 

刘晓军却说:“关于兴趣,不谈坚持。”  因为关于兴趣,如果足够喜欢便能长久不忘;因为不谈坚持,即使世事难为也不会轻言放弃。不为坚持而坚持,不为放弃而开脱,有时间时拾起,无时间时放下,随性而为,方可长久。 

 

“如果有一天真的不能为之,不要硬逼自己放下,也不必让自己遗忘。留着一个遗憾其实也挺好的,遗憾是你的兴趣留在你心里的小根,或许会有机会再次发芽。这种遗憾可能有点痛,但这可能才是更完整的人生吧。”  

刘晓军的语调平缓而温和,却平缓中见激荡,温和里有力量 快马扬鞭谈辩论,书生意气六年情,或是对刘晓军六年辩论生涯的最好注解。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 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来源:南大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