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南大往事②︱静澜:似水流年的90年代    

今年是南大建校115周年,NJU上海读书会特别邀请了80900010年代就读南大的校友,以“我的南大往事”系列文章来回味青春岁月,记录时代进程,见证南大发展,也祝母校南大越办越好!    

  

  

似水流年的90年代    

静澜    

  

本文作者静澜,曾是贵州省高考榜眼,90年代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国际贸易专业,也是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博士,金融行业资深人士。作为南大上海读书俱乐部元老,热爱读书,热爱思考,希望与时代同行。    

   

不是校友说起南大今年已经迎来了她的115岁生日,还一直懵懵懂懂,似乎刚离开学校不久,但细细一算,明年都是毕业二十年了,最近也刚看到上届师兄师姐们的聚会视频,真是时光似水,年华飞逝。    

   

回父母家找老照片,不多,但都保存得很好,微微泛黄,都不敢想当初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不过,看照片又觉得每个人在自己心里的样子似乎从未变过。流年改变着我们,但也许在我们每个人心中烙印最深的还是那个初识时的青春年少。  

  

 

四年本科生活很匆匆,很多人也许是在大学和最初工作的几年才真正开始成熟的,至少我自己是这样。从内陆城市,坐上近40小时的绿皮火车,途径繁华的大上海,再到六朝古都住下,读书,认识从全国各地来的同学,就像自己的人生打开了好大一扇窗,才明白“井底之蛙”成语的真意。外面的世界很大,同班同学的知识很广,极聪明,周围同级的同学的心都飞到了国外。自己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也没有关心过这些。似乎是本科生活和其后在上海的研究生学习让我重新发现或者说认识了这个世界。    

 

南京大学的学习氛围是自由的,一些同学们每课不落,认真记笔记;也有的每日泡图书馆准备托福GRE;也有课余钻进交易大厅炒股票的,亦或是逍遥地骑着自行车去美丽的紫金山紫霞湖陪紫霞仙子读书。无论怎样,五花八门的日子让我觉得这四年太快了,好像自己一切都还没有准备好又要面临下一个选择。    

   

离别尤其是年少时的离别是几场聚会,摔几个热水瓶,相互留个联系方式,没有那么多惆怅。但谁又知道,联系方式会变,家会搬,以为南京、上海多么近的距离,但有的同学分别近20年,就从来没有见过,期待毕业二十年的聚会,通过微信找到很多久未谋面的同学,却也依然还有八分之一左右的同班同学似乎断了音讯。直到这么多年以后,才发现那四年的本科时光是自己最单纯最阳光对未来期待最热烈的日子。    

  

近几年,南京大学有了新校区,我们当年去开疆辟土的地方已经不是学校的了,看样子得再去发掘和收集更多的老照片才能留住曾经的青春了。也不曾想,那些拼搏努力的日子仿佛就在眼前,马上自己也开始变成把孩子挂在嘴边和陪父母看养生节目津津有味的中年人了。还好,三年前找到了组织,加入了各种校友小团体,可以像从前那样跟难得大学就认识现在在同城的同学开开玩笑、搞搞小聚会,可以跟学弟学妹们一起高谈阔论远足拉练,可以再一次结识高大上的校友前辈,发现自己眼前的世界又再一次开阔了。    

  

  

更美妙的奇遇是,去年的某一天出差从上海站出来,在等地铁时突然发现站在站台上看书的那位好眼熟,凑过去左右打量,真的是那位已经疏于联系去时时记起,每年还记得说句“生日快乐”的本科挚友。大家见面却也没有那么激动,毕竟分开日子太长,比以前少了很多共同语言,没几句就开始聊家人和现在的日子,也许距离和时间改变了我们,但我依然记得当年她意气风发的样子。   

   

生活和事业的边疆其实是无限的,直到今天,一切依然在发生,我还是感谢我的母校—南京大学,把一个更大更多彩的世界展现在我面前,还让这个边疆不断地延伸,无止无尽。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来源:南大招生小蓝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