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南大往事⑥︱陈楚箫:自由多元的10年代    

今年是南大建校115周年,NJU上海读书会特别邀请了80900010年代就读南大的校友,以“我的南大往事”系列文章来回味青春岁月,记录时代进程,见证南大发展,也祝母校南大越办越好!    

  

  

自由多元的10年代    

陈楚萧   

  

本文作者陈楚箫,本科10级商院毕业,后出国留学,现居上海,从事金融行业大资管类业务。热爱艺术,有自己的独立摄影工作室,作为NJU读书会的新进成员,希望与各位校友一起,畅游于知识的海洋。    

   

初到南大时,与父母驱车在校园里找我的宿舍楼,9月的清晨雨后,寻着每处路标,顺着砖红的路沿,驶过新的湿润的柏油路,路过每一栋长得很像的灰色楼房,偏总也找不着地方,心想着:这学校可真大呀。    

  

  

不久认识了室友,无不是一样的感受,这偌大的校园,房子又都一样,岂不天天都迷路吗?我们就这样愁着,认识了仙一、仙二,熟悉了图书馆,摸清了大活,找到了琴房画室,吃遍了4569食,洞知了羽毛球馆什么时候人少、什么时候太忙,记住了逸夫楼哪间教室总是没课,哪件教室总有讲座。    

   

我大学时是个标准的学渣,除了选修的文学钢琴舞蹈电影那些课是一丝不苟地听,一丝不苟地练习以外,都不记得主课学过些什么。专喜欢去小剧场呆着,要么就跟着哪个社团出去支教,跟着什么报社推销英文报纸,现在想起不禁笑起来,我和室友拿着报纸一间一间宿舍地敲门,推销,倒也卖出去几份,理由竟是:这报纸质量很好的,看完了可以用来垫在床板上隔着梅雨季节不长霉。那英文报纸也不知他们看了没有,但不久以后我们开始推销四级考试培训班还真有不少报名的。  

  

 

最喜欢上通识课,每学期可以选上几门。那时候还没有NJU-WLAN,每到选课的那天,万人空巷。通识课的老师都太有魅力了,上的课程也都是自己最拿手的。记得有一学期,我选到了吕晓一老师的合唱与指挥,而室友选到了现代舞,她开心地总蹭我的课,而我却进不了现代舞课,为此幽怨良久。幸而第二学期我们都选到了芭蕾舞基础,才弥补了我小小的遗憾。    

  

 

大学时,我和室友都爱读红楼、看话剧,连自己也没有想到,我们去试着参加学校的《红楼梦》话剧选角,竟然都被导演相中。就这样,我们开始了一年的话剧排练,从背台词,琢磨步子语气神态,到服装布景。三幢楼下一间很小的社团办公室,每周二周四抹黑前往,一群人一呆就是几个小时。那一年间我们说什么都一股红楼腔,好时说“我就是那多愁多病的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貌”;闹时说“我从来不信什么是阴司地狱报应,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气时说“神天菩萨,坑死我了”,这毛病到如今也未能全改。   

  

 

我们是南大仙林校区站迎来的第一批大一新生,当时仙林校区空旷而宁静,有如一座真正的象牙塔。毕业时,我们举着微信,对着播报器,录下那句报站音:“南大仙林校区站到了”。如今的仙林早已今非昔比,校园大了三倍有余,街口变得热闹极了,而每每走进校园左拐,那条很长的可以看见日落的路,还是会把我送回青葱时。仙林校区很大,细细逛来一天也走不完,仙林校区也很小,在心里成了一条条每日行走的路线,一个个记忆犹新的场景,一阵阵春夏秋不同花树的香气。我爱鼓楼,但每年520,我最想回趟仙林。   

  

 

如今身在职场,身边的人大多来自名校,我未敢说我的学校多么优秀。但遇到的学长学姐,总那么踏实、真诚,真应了校训那句“诚朴雄伟”。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南大人的身份给我更多的感觉,是温暖,是家。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来源:南大招生小蓝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