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南大往事⑦︱桂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大学   

 

今年是南大建校115周年,NJU上海读书会特别邀请了80900010年代就读南大的校友,以“我的南大往事”系列文章来回味青春岁月,记录时代进程,见证南大发展,也祝母校南大越办越好!    

   

    

似水流年的90年代    

静澜    

  

本文作者桂圆,04级物理学本科,08级物理学研究生,爱好文学和写字的理科生。    

   

早上醒来,打开小百合,熟练地登录帐号,被我换成的蓝色界面,一如这些年。不同的是,以前铺天盖地的庆祝帖是在小百合,而现在,是微信朋友圈。每年520日的时候,总是会觉得很开心,和很多人一起,庆祝我们自己的节日,像是分享一个共同的秘密,明白的,是自己人,不明白的,是别人。    

    

这么多年来,和别人提起大学的时候,脑子里想起的总是浦口,虽然我在鼓楼的时间已经比浦口多了整整一年,却总是觉得,我的大学,在离开浦口的时候,也随之消散了。听说同学下午要去浦口怀旧,不能身往,却想起了很多当年的事情,像播放着小短片,零碎,熟悉,而且温馨。    

    

九月报名的时候,第一次见到浦口。那天是极其热闹的,大平台上,每个系都有自己的接待处,并且极尽能事的要抓人眼球。大平台周边,贴的都是标语,以至于还没有看到物理系的接待处,就看到一个大横幅“物理系的女生少而精”。接待我的是个男生,瘦瘦高高,可惜我已经忘记脸。直到后来本系有女生和接待她的男生成了一对,才后悔起来自己当时竟然没有记住。   

  

 

从大平台到宿舍一路都是标语,贴在墙上的,写在地上的,红红绿绿热闹的像小时候过春节,母亲大人评论说,像文革时期贴标语和大字报。当时只觉得好玩,却不想这是浦口的风格,一看就看了三年。    

  

 

那个时候去趟家乐福,是需要在开会研究的,几个宿舍商量协调好时间,进城的路线,还要顺带去哪里的计划,然后周末的时候一帮姑娘浩荡的进城。记忆中的大桥总是堵的,记忆中的131总是拥挤的。虽然是公交车,却更像南大的校车。后来江北的苏果开了,我去了一趟,虽然和家乐福只隔了一座桥,时间却节省了两个小时。前两年路过大桥南路,特意又去了趟家乐福,店里的装修已经很破了,人也很少,颇有衰败的气息,再也不是记忆中明亮高级的购物场所了。大桥南路终点站还在,学生却少了很多,南大已经去了仙林,家乐福会少很多客户吧。    

 

浦口虽然荒凉,却不乏美食。大概吃货的体质,就是那个时候养出来的吧。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可以列出好多。六食堂早上的煎饼,在冬天周末的时候,仍然可以让我挣扎着起床,跑过去买一个,只为那一口咬下去的感觉。浦苑餐厅早上会提供小馄饨,一块五毛还是两块的,一小碗,飘几片紫菜,加点香葱,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小馄饨,清爽醒神。离开后,我曾经试图去寻找一样味道的馄饨,辗转尝了好多,却再也没有找到,可惜的是工作后有次有机会路过浦口,再去的时候,浦苑餐厅已经不在,所以那碗小馄饨,大概只能在记忆里了。    

   

浦苑餐厅的铁板也是一绝,我喜欢铁板牛肉。冬天下课又冷又饿的时候,一份热气腾腾的铁板牛肉,感觉整个人都可以活过来。七食具体的实物已经记不清了,只还记得有个面的窗口,有一口大锅,总是有热气腾腾的水,打一次卡就下一份面,很是热闹。后来金陵学院那片地建了很多宿舍的时候,也新盖了一个食堂,我一直没有分得清叫几食堂,对于我们来说,那里只有一个名字,新食堂。楼上楼下,还有电梯,当时觉得终于有堪比鼓楼的食堂了,楼下是普通餐饮,楼上是打牙祭的地方。后来回去浦口的时候,去楼上吃铁板,一份就几块钱,还是那么便宜。    

   

学校外面黑暗料理广场。还记得胖子烧烤,读研的时候回去浦口带实验,宿舍的同学每次都要我去带胖子烧烤的鸡腿回鼓楼,然后到宿舍楼下微波炉打热,吃的津津有味。我知道热过的已经不是新鲜出来的味道,也不比鼓楼附近的好吃了,却还是乐此不疲的吃,大概吃的不是鸡腿,是记忆吧。我吃过最好吃的麻辣烫,是在蓝天百货的对面,一个很破的店面,之前是卖nike运动鞋的,突然某天就变成了麻辣烫,生意很好。后来我也试图找过一样味道的麻辣烫,却再也没有找到过了。    

    

浦口有星湖明湖,有龙王山,有名人园。曾经听说,当时之所以定校区在浦口,就是因为浦口的山水好,适合养人,说来也怪,似乎喝了浦口的水之后,身体就不像高中那样动不动就感冒了。至于星湖明湖,直到现在,我都分不清哪个是哪个,只能描述成,那个靠着大门的湖,那个远离大门的湖。    

   

据思修老师说,这个湖是老浦口们自己挖的,因为浦口太寂寞,所以只能谈恋爱,可是连谈恋爱的地方比如公园都没有呀,那只能自己挖个湖假装是个公园,因为呢,不在寂寞中恋爱,就在寂寞中变态。我还记得高中一起上南大的同学在湖边跟我说,大学坚决不谈恋爱,结果那个姑娘半年后,就跑去谈恋爱了。龙王山大概是浦口校区的背景,在哪里都可以看见,据说龙王山上有古迹,据说翻过龙王山就是南信工,那个时候还叫南气,这件事直到读研的时候回来玩才证实。    

  

 

浦口的教学楼很大,大到成了一个迷宫。大概到离开的时候,我都不能把一区走的顺畅,幸好在一区上的课不多。比较多的是二区,106206,很多大课都是在那里上的。还记得209超级豪华大教室,大学物理上的我晕晕旋旋从此让我觉得自己大概是不合适搞物理的。206的普通生物课,要提前一周占座,开始大家用人占座,后来用书,到最后在桌上贴张纸此座已占,结果被后来的人撕掉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于是重新使用人来占座。    

   

说起占座,大学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是好好学习的,记得那个时候高数是早上一二节,宿舍轮流去占座,第一个人宿舍门开就冲出去,然后占第一排,第二个人吃完早饭去换第一个人。占座持续了大概一年,后来第一排再也不需要占了。    

    

当时的我还喜欢写东西,在bbs的原创版,发帖,评论,甚至于跟人混战。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百合文集,当时收了几本,却在数次搬家中,不知道去往何处。当时的百合,上一次十大是很困难的,以至于上一次十大都可以跟身边的人吹嘘好多天。上十大不仅需要贴的质量高,热度高,还需要拉着同学室友集体顶帖,马甲小号纷纷上,才有可能在众多帖中杀出重围冲上首页,可能也只能保持很短的时间。有次系里活动,为了上十大,计算机上机课,年级长在黑板上写,请大家顶帖上十大,可是最终都没有上,可见十大的难能珍贵。可惜现在的十大,已经没有当年的盛况了。    

  

离开浦口的那晚,满宿舍的打包的行李。我们宿舍坐在行李中间,录了很久的歌,有每个人的独唱,有合唱,我们说要记住那段时光。三年中,我们每个人都找到了有包含自己名字的歌,那天都录下了。如今那些文档,依然躺在我电脑中,我却在没有打开过。害怕打开的时候,记忆会喷涌而出,将我淹没。记忆,在记忆中就挺好。那晚,我们互相道了晚安,说了这是我们在这里这样睡着的最后一晚,然后睡去。天亮,就是告别。    

   

如果说浦口是乡野质朴的姑娘,鼓楼就是高贵自持的闺秀,繁华,美丽,贞静。浦口春天的花是乱七八糟各种颜色层层叠叠堆积的,而鼓楼是一片地方一种花,美丽而有序的绽放。可是我到鼓楼后,因为开始做实验,几乎没有去过教室上自习了。我的肆意挥霍的大学,也就结束了。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来源:南大招生小蓝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