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拾忆 | 八舍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光阴的故事 

   

从得知母校“八舍要改造”的消息那一刻起,一股要在八舍改造前再去看一看的冲动一直在胸中涌动。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成行,就按朋友建议,先为八舍写点什么吧。写些什么呢,当然是写真情实感!什么题目,从哪里落笔。偶而看到儿子电脑屏幕上的两行字:“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光阴的故事”(罗大佑)。仔细品味这短短的20个字,多么富有诗意,多么符合我此刻的心境,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就是它了。再贴切一点,便有了“八舍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光阴的故事”这篇花絮。    

  

  

70年代的八舍 家一样的地方    

  

是的,时光如流水,八舍的大学生也是流水的“兵”。南京大学首届工农兵大学生,在19724月那个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季节,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来到古都南京这所名校报到,我也作为其中的一员,与同学们一道,住进了被称之为“华东第一女生楼”的八舍。在学校领导、老师们三年半精心的培养教育,以及自己的刻苦努力下,较好地完成了学业,德、智、体诸方面得到全面发展。19757月,我从母校化学系高分子专业毕业分配到北京工作,至今已41年。毕业那年,南京大学分配到北京的同学有250余人。至今,在京的不少同学与全国各地的同学和老师,还保持着联系。是母校和八舍把我们联系在了一起。    

   

1974年国庆节,化学系72级高分子专业住八舍313室的7位工农兵大学生在八舍前合影留念。    

八舍,是我们20世纪70年代工农兵大学生学习和深造的地方!八舍,是那个特殊的年代我们青春岁月里刻下不可磨灭的印记、留下青春美好记忆的地方!那时的八舍还是“大屋顶、五层高,古色古香”。也有人说:“70年代的八舍是一座鸳鸯楼”。是的,至少在19724月我们入学时,化学系的男生和女生一报到都被安排住在八舍。整个八舍,一二层住的是男生,女生住三四五层。因此,男生还被称之为“女生的保护神”。不过,那时大学有严格规定,工农兵大学生在校期间不允许谈恋爱,不允许结婚。同学们自觉遵守,安心学习深造,很有必要。后来,每个班也确实有几个同学毕业后成为了佳丽,这自然也是美好的事。或许,有的同学曾因为这个规定而错失良机。这是时代的局限性,当代大学生可能是难以置信的。    

   

在南大学习的1000多个日日夜夜,我们把南大、把八舍当成我们工农兵大学生自己的“家”。这个家确确实实带给我们思想、智慧和知识,带给我们温暖、快乐和友谊。    

   

作者按段康宁老师在大一时所教方法记分析化学笔记样图(局部)    

  

为了学好各门课程,我和同学们一样,每天除了在教学楼上课,就是在图书馆或八舍自习。每天晚餐后和大家一样争先恐后去教室和图书馆“占”位置。我们的努力也得到了老师的鼓励和培养,这是南大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之一。南大老师讲课水平高在不是满堂灌,而是启发式教育,以培养学生的学习能力为己任。他们之所以能够做到认真备课、全心全意讲课,是因为有高度的事业心、责任感和使命感。   

   

老师们一方面鼓励基础好的同学更上一层楼,同时帮助基础差的同学;另一方面还不让一个基础相对差的同学掉队。老师们深知,由于历史的原因,工农兵大学生本身文化基础不一,水平参差不齐,教起来比较累。不少任课老师常在讲完课后主动地、不厌其烦地进行一对一辅导。有的老师讲完课后还到八舍来了解情况。化学系72级年级党支部书记任广柱老师、副书记袁传荣老师(年级业务主任,后任南大副校长)经常到八舍来了解同学们的学习、思想和生活情况。当袁老师了解情况后,就把化学系各专业基础差的同学组成一个小班,在第一学期暑假为他们补课,袁老师帮补化学,数学系的王老师负责补数学。使这些同学很快跟上大班的学习进度。可想,老师们是何等的敬业,何等的付出。    

  

  

  

浓浓师生情深深同学谊    

   

母校和八舍的故事多多,最动人和感人的故事,属1973年那个夏天的一个周日,我们72级高分子化学专业班的赵玲(女)同学不慎从313室窗户掉下来,受伤及恢复健康的前前后后。这个故事至今记忆犹新,令人感动,令人颂扬。事发时,八舍的同学在打扫卫生,据赵玲后来回忆:“我正在和宿舍同学一起边擦玻璃,边高兴地说着话,而不慎从三楼掉下来。”我当时听说,好在她掉下去时可能被二层楼的钢丝什么的挡了一下,缓冲后落地。当时,在场的同学不知所措,有同学高声喊叫后,大家才往下跑。好在,袁传荣老师和任广柱老师当时正在八舍看望同学,一听到同学喊声,第一时间冲下去,抱起赵玲直奔校医务所,后又马上奔工人医院。赵玲脱离危险后被转入省中医院恢复。其间,赵玲还得到很多老师和同学的热情帮助和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化学系的曹天锡老师把家里熬的高汤送赵玲喝,还把亲戚给的仅有的几个苹果分给她吃。赵玲住院期间,系里每个女同学都排班值班。还有的男同学买水果去看她,使她十分感动。这些佳话,至今还深深地印在大家的心中,也将写在母校八舍的历史里。这就是那个时代发生在八舍的、难能可贵的、浓浓的师生情、同学谊。  

  

1974年国庆节,南大化学系72级高分子专业住八舍313室的7位工农兵大学生在南大北大楼前合影留念。前排左起:南佩英、雷雪莲、刘凤英;后排左起:姜淑香、姚佩莲、孙明芳、李桂华    

  

从南京大学毕业至今已40多年,我深深体会到有机会在母校学习是我们一生的幸福。也因此,我们对母校、对八舍有特别的感情。“八舍要改造”已引发我们集体回忆青春。我们化学系(现化学化工学院)72级有机化学、高分子化学专业的部分同学,在2002年母校100周年校庆、2010年化学化工学院成立90周年相聚后,真正聚在一起的机会很少,原因之一是大部分同学已过花甲、正在奔七的年龄,而且分布各地,难得相聚。但是,近两三年通过微信,两个班里的不少同学又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尽管是虚拟的,但也是真实的。事实上,宇宙之大、祖国之大,大到同学们曾经不能常见,现在通过电子场和分子运动,每一个同学如同一个个小分子被万有引力链接了起来,又凝聚成了高分子团,又觉得大宇宙大地球变得如此之小了,小到只要一点击手机屏幕,同学们就可以在群里经常回忆在南大的美好学习、生活,以及浓浓的师生情、同学情了。这种交流、沟通,学习、提高,学无止境,不断改变着自己的思维方式,不断跟上时代的步伐,使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状态积极向上,可以说,又焕发了青春的活力。    

  

1974年国庆节,南大化学系72级高分子专业住八舍313室的7位工农兵大学生在南大鼓楼校区教学楼前合影留念。前排左起:南佩英、刘凤英、雷雪莲;后排左起:李桂华、姚佩莲、孙明芳、姜淑香   

  

在以72级化学系高分子专业和有机专业同学为基础的同学群里,谈得最多的还是在南大度过的美好的金子般的学习时光,以及在八舍的难以忘怀的点点滴滴!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同学们不忘母校情、八舍情。只要大家在微信群里一聊起南大,一聊起八舍,就会有很多跟贴,就连有的同学记错了当年住的宿舍号和记错了与哪几个同学住一个宿舍,都会马上有人出来纠正。大家还时不时回忆起那青春年少充满遐想的年代,无不感慨万千。还有的同学很久联系不上了,大家都特别着急,就发动群里的同学一起找。这就是科技的魅力。这就是割不断的我们的南大、我们的八舍的同学情、师生情啊!     

   

  

重返八舍不舍母校情    

   

2002年南大100年校庆时,我们不少同学重返母校。我们见到了当时的系领导,还有几乎是大部分的任课老师,如袁传荣、施元忠老师,任广柱、曹天锡、段康宁等老师,他们还像当年一样与我们促膝谈心,问寒问暖,虽然他们都老了些,但还是充满活力(当化学化工学院90年院庆聚会时,才知段康宁老师已永远离开了我们)。还有不少同学是毕业27年后第一次见面,有似曾相识不敢相认之感,但只要一张口就找到了当年的感觉,好象又回到南大,回来到了八舍的学校生活中。   

    

2016614日,原住八舍313室的4位工农兵大学生与其他同学重返母校聚会时,在北大楼前合影留念。    

  

最近一次去南大,去八舍是20147月的事了。那次,我到南京在省委党校参加“纪念袁振英诞生120周年座谈会”。会议结束后的那个晚上,我特地请假先乘地铁到江宁拜访了袁传荣老师夫妇,从他家回招待所途经母校已近22时,我还是忍不住从离南大最近的一站地铁上来,准备步行前往八舍看一看。     

   

一上来,发现看到的南京与母校100年校庆和化学化工学院90周年院庆时比较,更加繁华,大街上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变化之大,已全然不知怎么去南大了。为了节约时间,竟敢乘了一辆上班的男士摩的穿小路花6元钱到了母校校门。夜幕下,毛体“南京大学”的牌匾金光闪闪,“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8个毛体字发出耀眼的光芒。在校就读期间,我作为共和国同龄人,每年国庆节,都要和班里的同学到校大门前留影纪念,到北京工作以后,也按惯例每年到天安门毛主席像前留影纪念。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地打开照相机,请路过的夜自习回宿舍的一对同学在大门前为我按下了照相机的快门。正在犹豫是向北去教学楼还是向南去八舍时,双腿却迈向了八舍方向,八舍是我充满青春记忆的地方啊。     

   

思绪间,八舍映入眼帘,几个大学女生进入八舍大门,我下意识地习惯地想跟进去,不想被女门卫微笑地拦住。后来才知道现在的值班门卫就是宿管阿姨。我们当年在八舍时,八舍是可以随便进出的,现在这个大门虽基本保持了外观,但是感觉与当年的大门的氛围已经物换星移几度秋。可不是吗,40多年了。但为了看一看当年我们住过的宿舍,我凭借我在那个年代培养的锲而不舍的精神,我与宿管阿姨说明来意,并介绍了自己的情况,最好能让我进去看一看,并且告诉她我明天上午就要返京,机不可失啊。但又不能违反规定,使她为难,充分的理由确实是想去一楼盥洗室解决“燃眉之急”。说明情况后,八舍值班的李富琴管理员破例让我进门,这才在一层远远地看了同学宿舍。    

   

进了盥洗室,看到了与我们当年一样用手洗衣服的同学这么晚了还在辛苦忙碌。好亲切!我要特别感谢李富琴那么理解我,以及其管理的原则性和灵活性的统一思维。那天,我与李富琴聊了几分钟,并互留了电话,临别时我们依依不舍,我快步向北走出了一百多米回望八舍时,还看到她在目送我,使我激动不已。虽然,当年的同学已各奔东西,但是不管过去、现在,以至将来的八舍人永远是一家人。后来,我与李富琴成了忘年交。一个宿管阿姨,多么平凡,但心灵是那样的高尚。后来听说她能够叫出300多个学生的名字。啊,太神奇了。这就是我们的南大、我们的八舍人啊!这也是由于我们南大八舍文化熏陶使然。     

  

2016614日,南大化学系72级高分子专业原住八舍313室的4位同学与3203位同学重返母校聚会时,在北大楼前合影留念。前排左起:赵玲、姚佩莲;后排左起:顾卫平、周桂芳、李桂华、南佩英、雷雪莲    

  

我所看到的八舍,已经是加高两层,高屋顶变成了平顶的八舍。但是内部结构基本不变,水房一切如旧,还是当年的情景,只是水泥水槽被磨得更加光滑透亮,地面虽然潮湿,但空气中充满负氧离子,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这不就是我要找的当年的八舍气息和感觉吗。这使我既亲切又感叹!这里曾经有过多少八舍人的足迹、气息、精神,以及情怀。八舍虽然陈旧,条件简陋,“但很有历史的韵味,亲切保持了传统,拥有古朴的历史美。”使我再一次“闻到了八舍的书香味,感受到八舍的芬芳气质”。当然,八舍的条件可能已经不适应时代的要求,尤其是不能适应现代化、信息化时代的要求,现在要改造应该是与时俱进的思维。但我又觉得正是八舍的条件与时代有了距离感,才有了其魅力感。其实,这样的心情是矛盾的心情,作为我们那个时代的八舍人,当然很大成分是恋旧情结。也是事物的两个方面,辩证的统一。其实,内心还是十分支持南大今天加大教育投入,有了改造好八舍、提高大学生生活环境的周密安排。这肯定是老八舍人、新八舍人,以及未来的八舍人的喜事和兴事。   

   

在微信群里,我让同学们回忆对八舍的最深刻的记忆,后来我们在商量准备在八舍改造之前到南大到八舍再次相聚的会上,我又问大家,在八舍映象最深刻的是什么时,当年在北京邮电部工作过的工人学员、在八舍住过两年的男生赵存武说:“想来想去,我对八舍印象有很多,但最深刻的可能还是在夏日炎炎的晚上难以入眠、半夜起来洗两三次冷水澡的情景,最令人难忘……”。   

   

是的,我们当时住的八舍没有空调,没有热水。这在有火炉之称的南京,八舍每个学生宿舍小一点的房间要住7个人,大点的宿舍住9个人,夏热冬冷,尤其从北方来的同学印象就特别深刻也在情理之中。当然,艰苦的环境也磨练了意志,但今天的同学就不一定能适应。所以,八舍改造势在必行。当然,改造可能会伤筋动骨,改变原貌,对我们老八舍人会有些许失落和不舍。因此,希望改造后的八舍在外观保持其古典美的同时,更有时代气息,更加美丽动人。母校八舍永远是我们八舍人的精神家园。     

   

谢谢我的南大,谢谢我的八舍!谢谢老师们,谢谢同学们!谢谢八舍的建设者们!    

   

作者系南京大学1975届化学系高分子专业校友 姚佩莲,本文获得“我的南大  我的八舍”征文一等奖。原标题为《八舍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光阴的故事 ——母校八舍改造前的随想》,原文有改动删减。    

   

完整文章请见八舍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光阴的故事 ——母校八舍改造前的随想(连载之一),八舍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光阴的故事 ——母校八舍改造前的随想(连载之二)。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来源:南京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