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节特刊 | 追溯南大人与西南服务团的峥嵘岁月    

  

20178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迎来建军90周年纪念日。在人民解放军光荣的历史发展进程中,曾经有这样一支特殊的队伍,于新中国诞生前夕成立于宁沪两地,成员中不少都是南京大学前身中央大学和金陵大学及两校附中的青年师生。他们历经八千里“小长征”,一路向前挺进西南,义无反顾地将青春年华甚至是宝贵的生命都奉献给了云贵川广袤的大地。这支身兼战勤部队与宣传队于一体的地方预备干部队伍,便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    

   

   

一、筹备    

  

南京解放以后,为吸引知识分子参加革命工作和配合第二野战军进军西南,在时任中共中央华东局书记、第二野战军政委的邓小平的倡议下,二野组建了这支身兼战勤部队与宣传队为一身的地方预备干部队伍——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由华东野战军副政委,时任南京市委副书记的宋任穷担任总团团长。西南边陲,古称“瘴疠之地”,山高路远,交通闭塞,且民族众多,情况复杂,工作十分艰苦,还可能遇到生死的考验。因此,西南服务团筹建之初,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事管制委员会副主任的宋任穷就要求中央大学党组织起先锋模范作用,并动员部分党员参加,作为西南服务团的骨干。   

  

参加西南服务团的金陵大学学生在出发前留影   

  

西南服务团第一团在南京地区招募,第二团在上海地区招募。除向中央要求调配部分领导干部、专业技术人员外,西南服务团在江南地区广泛动员青年学生、工人、工程技术人员参团,迅速掀起了“解放大西南”的参军热潮,组建了一支由六千余名干部和一万名学员组成的战斗队伍。在南京地区成立的西南服务团第一团分为云南支队和川南支队,南京大部分的报名参团青年学生均分配在云南支队。其中,南京地区通过审查报名参加西南服务团的1236人名单中,有南大前身中央大学和金陵大学及两校附中学生共440人,占三分之一以上。    

  

  

二、动员    

  

623日,中央大学率先成立西南服务队,由李洪年、王道义、王德化等同学负责,号召“有志青年参加西南服务团”。次日,胡联辉等14位同学贴出挑战书:“响应党的号召,为解放大西南贡献青春!”随后,文昌桥餐厅四周、学生宿舍墙上、学校布告栏内,贴满了响应书、决心书。中央大学川康滇黔四省同学联合会也迅速成立,号召来自西南边陲的同学挺身而出,投笔从戎,报名参加西南服务团,“打回西南去,把解放的旗帜光荣地插遍故乡的原野”。丁家桥中大二部王云樵等同学在挑战书上写道:“我们所以能够上大学,那是多少人流血汗的结果,我们不去为他们服务,良心上说得过去吗?我们这四个北方的小伙子愿以北方人具有的吃苦耐劳的精神,坚决勇敢地向其他地方的同学挑战。”水利系的同学则充满自豪地说:“西南要大搞水利,这是建设新中国的一大任务,我们应当到那里去实现自己的抱负。”625日晚,中央大学在大礼堂召开学生大会,请著名教授吴传颐、宗白华、何兆清等向同学们介绍西南地区的地理、经济状况和民俗风情,帮助大家了解西南,号召同学们为西南地区的民主革命和建设服务。    

  

身兼战勤部队与宣传队为一身的地方干部队伍——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   

  

630日,南京市学联召开动员大会,中央大学已被批准参加西南服务团的首批学生80余人胸带红花整队入场,全场热烈鼓掌。会上,宋任穷同志作动员,中央大学校委会主任梁希讲话,董俊松和邱鼎泽分别代表中央大学、金陵大学参团学生表示决心。至711日,中央大学共有349人被批准参加西南服务团,占报名人数的三分之一,其中助教6人、职员5人、学生338人;金陵大学则有20多位同学被批准参加西南服务团,组成“金陵大学服务队”,随军南下,参加解放大西南的战斗。他们随着人民解放军的南下部队,跋山涉水,挺进大西南,以自己的青春和热血为解放和建设大西南作出了不朽的贡献,有的人甚至在严酷的剿匪斗争中壮烈牺牲,为新生的共和国奉献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三、前进    

  

7月中旬至9月底,西南服务团第一团学员在南京组织集训,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知识、新民主主义理论、新解放区政策等。二野的主要领导干部也亲临集训现场,学员们听取了二野政委邓小平、副政委张际春、西南服务团总团团长宋任穷、西南服务团南京团团长彭涛等要员的培训辅导课,学习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论人民民主专政》、《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等革命文献,并参加了辩论会、讨论会、批判会等活动接受思想改造。初步树立了革命的人生观、价值观,明确了知识分子要走工农结合的道路,主动自觉地进行思想改造,从而奠定了他们参加革命的思想理论基础。    

  

西南服务团行进中    

  

102日、3日,即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二、三天,云南支队即由宋任穷带领陆续从南京下关码头出发,渡江至浦口乘闷罐车离开南京,沿津浦线、陇海线、平汉线等抵达湖南湘潭,跟随野战军开赴大西南。八千里路的“小长征”中,跨越苏、皖、豫、鄂、湘、黔、滇七省,有三千多里是徒步行军。他们身背背包,腰跨米袋,轮流扛大枪,宣传队的战友还要随身携带锣鼓等道具。一天下来,战友们几乎人人脚上打起了血泡,这对于久经沙场的战士也许不算什么,但对于长期生活在条件优越的大城市、初次走出校园的青年学生来说,无疑是一次重大的考验,同时也让这些来自城市的知识分子们第一次深切体验了集体化、组织化的革命生活。195029日,服务团抵达云南沾益,与解放军会师,220日抵达昆明郊外小石坝分配接管任务,2月底3月初陆续抵达昆明市,行军结束。    

  

  

四、扎根   

  

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的指战员们陆续抵滇后,没有过多的休息机会,便被分配省会昆明和玉溪、楚雄、曲靖、宜良、武定五个地区担任党政机关骨干,开展政权接收、建设与巩固工作。    

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的中大、金大校友们,作为部队中为数较少的知识分子群体,他们在城市接管之初多被派为军事联络员,参与包括警察、金融、交通、工矿等在内的多行业跨领域的接管工作,通过与地下党的密切配合,摸清各单位实际情况,与旧的行业领导层交接财务、人事、组织等管理权,除对旧人员暂时“照单全收”外,充分放手发动群众,加强基层党组织的建构,逐步对旧人员进行改造,建立了稳定的革命秩序,实现了新旧政权的平稳过渡。   

  

西南服务团为当地政权的平稳过度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玉溪、楚雄、曲靖、宜良、武定五个地区,接管地方政权后,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的首要任务是下乡征收公粮。新旧交替之际,各地匪患肆虐,最为严重的5月份,云南省有股匪170余股,匪众4.3万余人,杀害了包括各地县委书记、县长在内的地方干部600余人,攻占了10余座县城。匪患汹汹,不仅征粮任务无法开展,而且地方干部的生命安全也受到了威胁。征粮与剿匪,成为1950年扎根农村的西南服务团战友最为深刻和悲壮的记忆。在征粮、剿匪、建政、镇反过程中,中央大学、金陵大学共有七位校友牺牲,他们是董俊松、苏有能、王为尧、丁文、蔡光祖、张世藩、唐世俭。直到今天,六十多年过去了,苏有能、王为尧两位烈士的遗骨至今都没有找到。    

  

  

五、奉献    

  

1951年底到1952年云南内地(非少数民族聚居区)实施土改后,人民政权在云南强势地站住了脚跟,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亦完成历史使命。此后,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的校友们并未离开云南,而是走上了云南省军工政教的各条战线,继续贡献着自己的力量。随着改革开放、历史学相关研究的逐渐拓展和深入,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的事迹遂逐渐得以昭彰。    

  

西南服务团团徽    

  

毕业于中大附中的周志成校友,从1952年开始管理工程队,1953年开始参与了昭通至周边多地的通讯线路架设。1959年西藏叛乱前,时任第四工程队队长的他负责从中甸架设电线到德钦,这在解放初通讯线路“十县九不通”的云南是十分浩大的工程,线路架设困难重重。沿途没有公路,大片的原始森林,零星分布的城镇,工作人员只能沿途伐木开路,夜晚就在野外露宿。粮食、器材只能用马帮驮运。架设白马雪山线路时工程艰巨,不仅有喀斯特地貌带来的自然困难,还有边境土匪的频频骚扰。在上级请求下,丽江军分区派遣了一个排战士掩护,即便如此,夜晚休息时周老和他的工友们还是衣不脱身,枪不离手。这两条线路的成功修建不仅打开了解放初云南边陲通讯建设的新局面,更代表着西南服务团像周老一样的技术骨干,在各条战线为大西南的基本建设做出的卓越功勋。    

1945级中央大学土木工程系的徐学庶校友,1950年随军抵滇后,参与接管交通部门。1951年后开始参与大规模基础建设。从50年代到70年代,徐学庶等交通系统干部奔赴云南各地修路,从滇越铁路的修复,到贵昆、成昆铁路的通车,从昆打、昆个公路的通车到滇藏公路的完成,实现了水路交通综合运输网骨架的奠定。到1985年,全省铁路营业里程达1621公里,比1949年增长1.4倍,公路线路里程达49541公里,比1949年增长16.8倍,所有县和97.8%的区(社)通了公路。此外,水运、民航等也有较大的发展。这一切,无不凝聚着徐老和他的战友、工友们栉风沐雨、克艰排难的奉献精神和不怕牺牲、勇于担当的使命感。在人虽晚达,于树似冬青。1988年正当徐学庶离休时,恰逢云南工学院准备筹办土木系。徐老再一次忘我投入,筹备建系,任教直至1993年。    

作为西南服务团冶金战线的杰出代表,1952年,玉溪县委会的得力干部、1948级金大理学院唐泰良校友被调至云南大学学习。在采矿、地质、冶金三个专业中,唐老因为在母校金陵大学工学院读化工的缘故,选择了冶金。1957年调到云南省有色金属局,任生产技术员。因为学过俄语,他还担任过技术科苏联专家翻译,为搭建云南冶金的对外交流合作桥梁做出了贡献,在国内冶金核心期刊上发表了众多学术文章。直到晚年,唐老还担任着昆明冶金公司离休支部的书记,为老同志老战友们能有一个健康幸福的晚年而默默出力,默默奉献。    

1947届金陵大学农学院的章光旭校友则是为云南的林业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1949年,大三的章光旭报名西南服务团后,在云南被安排到省林业厅,从事护林和造林的工作。由于历史等原因,云南山区的农业耕作方式长期落后,山区百姓一直有着烧山毁林、刀耕火种的习惯,严重破坏着宝贵的森林资源。章光旭和同事们深入山区基层进行宣传教育,逐步扭转了当地群众刀耕火种的耕种方式。1959年,章光旭在金陵大学农学院学习的专业知识派上了用场,他受命筹备云南省林业科学研究所,专心开展林业科研工作。他和一些农林植物专家一道,开展了用材林与经济林的速生丰产、森林虫害、森林培育、合理采伐等方面的调查研究,为云南林业发展的战略设计做出了重要贡献。有时他们要跋涉高原山区采集树木样本,有时他们又要到西双版纳培育热带树种,更多的时候他们长期驻扎在远离城市的山林中,进行农林作物的引种、良种、育种、栽培技术的研究。在林业岗位上工作的42年里,章光旭老人先后获得全国科技大会奖1个,省级科研奖5个,参编《中国油茶》、《中国山楂志》等农林专著数部,发表科研论文30多篇。从高山高原的寒带山林到西双版纳的热带树林,他在云南的每个脚步都是“绿化高原的足迹”。    

周汉杰校友,1945年入金陵大学文学院。他和表兄唐泰良校友相约参加西南服务团,放弃了在金陵大学读书的机会。到达云南后作为联络员,参加接管昆明市警察局第五分局。1979年后在市公安局工作。在1984年参与创办昆明市人民警察学校,任副校长,直至离休。回顾往事,周汉杰校友只是感叹大好的年华没有用在为人民工作上,感到惋惜。回顾人生,他说:“我虽然官卑职小,但是我没有碌碌无为。”他尽了自己的心,一份知识分子的良心。    

蒋钟若校友,湖南湘乡人,中央大学化学系1948级学生。父亲蒋光曾毕业于耶鲁大学国防化学专业,任金陵大学教授,代理汉阳兵工厂厂长。父亲他提供了良好的家庭和教育条件,为他设计了大学毕业后赴美深造的人生道路。然而19494月南京解放后,大二在读的蒋钟若坚持要参军报名西南服务团,父亲不同意,信托时任国立南京大学校长的潘菽劝告他在校学习,但满怀革命激情的蒋钟若回了句:“我不回去!”,就这样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千里征途。    

  

   

六、铭记    

  

2012520日在南京大学110周年校庆大会上,中央大学、金陵大学“西南服务团”校友获得唯一一个“杰出校友集体奖”荣誉称号。曾经1948级中央大学教育系的学生,如今已满头银发的李同芬奶奶走上舞台,代表当年随军西征的中央大学372位、金陵大学68位校友与年轻的南大学子分享这段人生经历:当谈到自己1949年与家人不辞而别,奔赴云南时,她数度哽咽。而这一去,就是六十四年。    

  

李同芬奶奶摄影佘治骏    

  

时任南京大学党委书记洪银兴教授说:“西南服务团校友团队的事迹,是南京大学宝贵的精神财富。” 为此,南京大学口述历史协会胸怀对于历史的敬畏之心,在昆明历时半月访问校友,采集口述历史录音、录像资料50余小时,征集到图书114册、手稿20余篇,总计3000万字以上的文献资料,获赠西南服务团胸章、照片、行军水壶、纪念章、战友书画作品等实物史料60余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为西南服务团老校友们跌宕起伏的人生作了一份竭尽忠实的记录。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有这样一群南京大学的校友,用悲壮的人生,纯洁的心灵,平凡的足迹,勤劳的双手,描绘着一代人的梦想与追求。他们把鲜血和人生洒在历史的长河里,为新中国,为解放军,做出了属于自己的一份贡献。他们曾是青春年少的学生,他们更是坚强无畏的战士。    

值此八一建军节之际,让我们向中国人民解放军致敬!向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致敬!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来源:南京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