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教授吴为山做客《开讲啦》| 用雕塑与天地灵魂对话

吴为山,江苏东台人,中国美术馆馆长,国际著名雕塑家。1998年任南京大学教授,2003年创建南京大学美术研究院并任首任院长、院学术委员会主任,现为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南京大学田家炳艺术中心有一个雕塑陈列室和一块不大的绿地,那里陈列着很多雕塑作品,作者即是吴为山教授。这里被人们称为“南大校园里最美的地方”。钱伟长先生参观后,抚着一尊尊名人雕像久久感慨:“这地方外面看起来很小,里面却很‘深’”。

吴为山教授通过中国文化人系列雕塑的创作写就一部雕塑的文化史,被誉为“为时代造像者”。他提出的“写意雕塑”旨在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在雕塑界引起广泛影响。在他创作的四百多件雕塑作品中,有众多优秀作品被国内外重要机构收藏。


塑一座“文化泰山”

吴为山教授在《开讲啦》“文化力量”中登场,讲述自己的雕塑故事。他曾为50多位人物造像,并与他们交流沟通,了解大师的心情。

他提到季羡林先生对他说的话:“你塑像是一个文化工程,要将生生不息的文化融入历史的洪流,为塑像开先天。”他说塑像艺术实际上就像诗歌一样,实际上是一种提炼。“塑像应该是一目了然,实际上回味无穷”,用以体现精神,表现艺术。

吴为山教授认为,中国人物的塑像的特性,是“写意雕像“的重要凝练。正是中国人物孔子与老子的塑像展示的“仁义礼智信”,使冰冷的青铜,有了心灵的温度。

余秋雨先生曾说,吴为山先生雕塑的孔子与老子,符合他对“写意雕塑”的概括:猜测伟大。1994年,他在最初塑造孔子胸像时,把孔子塑成一个循循善诱的长者:慈祥、渊博。外形上尽量单纯,舍弃一切不必要的凹凸,轮廓趋于弧线,身体以半圆体喻示儒家的中和,衣纹用阴刻线表现,简朴、纯化,古韵十足。

而在2014年为儒学文化区的孔子公园立像时,他对孔子塑像的理解,已经有了新的认识。吴为山最终将孔子像的脸部塑造成如沐春风的样子。孔子面含春风,满怀慈爱,智者仁相,巍然山巅。这种文化与自然的双重意象,使得它与现代都市环境虚实共存,古今相融,符合自然之法。

吴为山眼中,孔子的概念,已超越作为古人的孔子,经过三十多年的洗练,已演化成为跨时空的精神坐标,是一座文化泰山。

吴为山认为,“像”乃种族、时代、文化、个性之综合体。他说:“社会转型期间,价值取向多元。我塑中华古今贤人像,意在昭示来者,引领精神。”他说,以塑造中华杰出人物的塑像为己任,向世界讲述中华故事,此道不孤。


“立足于人类、历史的高度来正视、反思”

2015年12月13日上午10时,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直播时,镜头中出现的一组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的青铜雕塑,正是由现任中国美术馆馆长的著名雕塑家吴为山创作的。

组雕以《家破人亡》《逃难》《冤魂呐喊》《胜利之墙》四组雕塑构成。从手无寸铁的平民的逃生,到被侮辱和杀戮之后的家破人亡,直至最后一位老僧手持蜡烛抚慰路上的冤魂带给人的反思……形成了波澜壮阔的历史篇章。

通过四组雕塑形成波澜起伏的交响乐章,吴为山展示了曾经的悲惨世界,又透视反思,于回忆中见真实,于悲怆中见恸动。民族的灾难、国家的痛苦,在他创作和传播的过程中,传递了一种“悲愤的激情”。伸出的双手、交叠的脚步仿佛伸向观众的身前,更是一种无法忘却的纪念。以灵魂唤醒灵魂,以反思感召反思,传递国人勿忘国耻、呼唤和平的信念。

在冤魂呐喊的碑上面,吴为山刻下了这一段文字:

“我以无以言状的悲怆追忆那血腥的风雨;

我以颤抖的手抚摩那三十万亡灵的冤魂;

我以赤子之心刻下这苦难民族的伤痛;

我祈求!

我期望!

古老民族的觉醒——精神的崛起!!!”

吴为山说,作为一个艺术工作者,我的使命就是创作,要把自己心中的情感,通过艺术的表现,创造出来。


“心灵有柔软啊,手就会柔软”

季羡林教授曾评价吴为山教授:

“中国古代雕塑造像胥为仙佛造型,出自想象,面目必多雷同。即以全国南北之五百罗汉而论,造像者非不欲塑造不同面型,然而,脱离实际人物,想象究亦有限,其捉襟见肘之窘态在在可见。此等塑像虽不乏浑朴肃穆之气,恐尚不能称为真正艺术也。

“近代以来人物雕塑崛起,中国雕塑艺术遂进入一新境界矣。吴为山教授英年歧嶷,独辟蹊径,为时代塑像,为文化塑像,又为文化人系列造像。将文化精神溶入历史发展生生不息之长河中,扬中华之文化,开塑像之新天。”

穿过南京大学最热闹的“市中心”,坐落着吴为山教授的雕塑“穿越之门”,以纪念由南大学生掀起的“五二〇”运动。回望历史,展望未来,吴为山说,“艺术可以载道,艺术能真正打动人心的就是它深刻的人性和高尚的人道。”

2018年南京大学本科生毕业典礼上,南大党委书记张异宾嘱咐南大所有毕业生:“支撑人不同于物的丰厚存在之基的是一种作为灵魂之家的精神,独一无二的百年南大就是铸就这种独特存在韵味的殿堂……真诚奠基了为人、为学;平实构建了处世、做事;儒雅塑形着生命呈现样态;担当支撑着勇猛的不屈存在。”人生的意义在于一种有灵魂的存在,塑形生命本质的是心中超凡的神性。

南大学子生命中最重要的坚守,是穿越低俗物欲,自明和从容地走自己独特的生活道路。

愿人文精神长存,南大学生始终“与南大同路,与时代同行”。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来源:南大招生小蓝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