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哲学子 | 王知飞:所有的飞翔,因缘知归


    王知飞,南大哲学系2013级本科生。曾获国家奖学金(2次),郑钢奖学金,第19届基础学科论坛一等奖;任19期林间路主编,13级班长;主要兴趣方向为德法现象学,本科期间承担“爱智慧”基金项目、国家级创新计划项目各一项,现保研至南大外哲专业。



    Q:你为什么选择哲学作为你的专业志愿? 

    A:如果既想保有数学的清晰性和创造状态,又不愿失去人文的丰富感与深邃程度,那么在现有的学科体系下,哲学系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若把哲学从一种学科建制还原到最生动的思的事情,它本就流淌在诸学科之间——至于它的流向何方,则要看思者赋予自身的使命。


    Q:与南哲师生相处的四年时光为你带来了什么? 



    A:
学业上有了一个宽阔的视野和较为扎实的胡塞尔现象学基础,这当然有赖于南哲诸位老师的言传身教。马哲学科对马克思早期人学思想与后期历史唯物主义异质性的强调、将物化-事物化逻辑与拜物教理论放回政治经济学批判语境的努力向我呈现出了一个迥然异于标准解读的马克思形象,让我对批判理论与法国理论持有一种更为谨慎的态度;颜世安老师对“礼”观念与春秋政治体制形成的梳理、白欲晓老师对于两汉魏晋思想的诠释、傅新毅老师对于印度佛教之源与汉传佛教之流的考辩都勾勒出一个可以与西方抗衡的东方世界,尤其是在这样一个“西学东渐”与反智主义并行的时代;老师、马迎辉老师的德法现象学研究以及南哲的历次现象学前沿会议、讲座无疑是我在南哲的宝贵收获,也是我选择继续在南哲学习的直接动力,影响我最深的是现象学与精神分析两种视域之比较,从中可以再次审视意识哲学的涵义以及限度。 

    还有一帮同在“南哲汪洋”里度日如年的“难兄难弟”,尽管我们不久便要分离。401的舆情引导未必直接增益于各自的专业研究,却使生活免于因沉闷而失去斗志,使思维不会囿于学科壁垒而僵化。从球场到饭桌再到宿舍围炉夜话,并非因事件而相聚,而是凑到一起事件便开始发生。 

    当然还有爱情。这可以说是我的收获,但更好的说法是对我的赠予,让我的生命如此丰盈。 


    Q:你对现象学的兴趣因何而起?你打算把它作为自己毕生的追求吗? 

    A:可能我倾向于一门兼顾清晰和深邃的学问,所以当我遇到超越论现象学时便被它吸引。当然,现象学也不会自行呈现,要特别感谢马老师的悉心指导,使我明白超越论现象学如何把时间的深度还给意识。至于毕生的追求,实在是一个太大的话题,即使话中的“我”能给出某种答案,说的“我”也无法确定。现象学与其说是一种追求的目标,不如说是思所凭借的方法,它提供了一种追问的方式和刻画的可能。哪里有显现,现象学就在此生成,这就是已有的现象学运动;如果显现改变,现象学也随之改变,尽管它未必再冠以现象学之名。


    Q:对你而言,思考意味着什么? 

    A:意味着重新获得对世界的惊异感。当然,惊异并不会凭空产生,它源于我们被隔绝于某种事态,正如解锁的前提是上锁。所以伴随惊异而来的是责任,凭借你的所思深入世界之中。思考是为自己的存在奠基,让世界变得更好。


    Q:爱情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A:所有的飞翔,因缘知归。


    Q:你认为你在本科阶段有什么比较大的转变? 

    A:还原掉了许多不切实际的幻想,例如读古典文献学、自学高等数学、学古典语言……正是还原给予了我更为平和乐观的心态。所幸我的幻想比较多,这种还原并未使我无所事事,仍然保留着旺盛的求知欲。


    Q:听说学长对数学有一定研究,请问你如何看待数学与现象学之间的关联? 

    A:其实不止是现象学,自柏拉图以来数学与存在一直就有着紧密的关联。他们认为相对于迁流不息的外在经验与沉默无声的内在体验,数型具有其独特性:它既可以通过数量与几何的形式规定外在对象及其运动,又可以通过自身推演、自身判定的结构呈现出思的内在关联。具体地说,胡塞尔现象学的发展一直有数学哲学的背景,例如他从《算数哲学》中的心理学向《逻辑研究》的现象学转向与康托关于集合论与超限数的研究有关,而《逻辑研究》中的困境可能源于康托素朴集合论的缺陷,胡塞尔超越论转向得以成功的思想资源之一就是黎曼的流形论。往大说一点,哲学的基本要求之一应该是论证,但论证有怎么样不同的可能?从数学上来看至少有两种:存在性论证与构造性论证。布劳威尔的数学直觉主义口号为“存在即被构造”,这与胡塞尔的思考堪称“同谋”。


    Q:为什么想到开办林间路论坛和读书会? 

    A:本意是想为哲学系不同年级的同学之间提供一个相互交流的平台,我相信哲学是公共的事业,它有赖于共同体内部的同行评议。我们探索过一些不同的形式,但都没有特别好的效果,读书会更偏向文本导读,而论坛是希望主讲人汇报自己的研究成果与其他同学深入交流。相比之下论坛较读书会更为自由,也拥有了稍微长一点的“寿命”,不过也已经沉寂很久了,希望以后有机会再办吧。


    Q:你曾在基础学科论坛获得一等奖,对于论文写作有哪些经验可供分享? 

    A:论文有太多的写法,我也是在摸索。我只能提供一些文献检索上的经验。外文书最重要的网站无疑是library genesis,实际上它有4个镜像,如果一个地点不行可以试试别的;论文除了图书馆的资源(毕竟很多论文有下载限制)外,推荐SCI-Hub(使用方法自行百度)。英美和欧洲的学会制度比较完善,如果对某一个方向有特别的兴趣可以定期关注他们的主页和会刊。而且国外教授一般都有个人主页,倘若在论文写作中遇到特别的困难,写封邮件问问,万一回复了呢?


    Q:你对哲学系的学弟学妹们有什么话想说? 

    A:好好学英语,多出国走走,这是大四学长们的肺腑之言。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来源:南京大学哲学系